新谷粒 > 武林萌的崛起之路 > 第五章此事非同小可

第五章此事非同小可

推荐阅读:宇宙职业选手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万相之王星门剑道第一仙雪中悍刀行剑来一剑独尊牧龙师临渊行

新谷粒 www.xinguli.net,最快更新武林萌的崛起之路最新章节!

    求书,找书,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手机阅读更精彩,手机直接访问 m.bqg8.cc

    一曲结束后,几位舞姬便退了下去。

    严华看见大长公主在向她招手,然后回头看了一眼白悠她们,她们几人都示意让她过去。

    白悠待严华走后,与沐若雪耳语一声后便带着青霜出去了,为了以防万一她将红缨留在了沐若雪的身边。

    那些人离开的还不算太久,所以白悠与青霜很容易就找到她们了,不过这毕竟是在大长公主的府中,白悠也不好明目张胆的做些什么,所以她与青霜只能在后面悄悄的跟着她们。

    她二人躲在门口的假山处,等着那群人出来,以白悠的推测她们很快便能出来了。

    果然不出她所料,大长公主府的嬷嬷很快就带着她们出来了。

    此时她们的面纱都已经摘了下来,可是直到最后一个人出来,白悠都没有再看到那熟悉的面孔。

    “小姐,怎么了?”青霜见白悠眉头紧锁,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刚刚好像看见若心姐姐了,可是为什么不见了?”白悠自信她并没有看错,可是如今人一个也没有少,为何却不见白若心呢?

    白若心,青霜虽未见过却也知道这个名字,她是陪着白悠一起长大的人,只是四年前便已经离开白家了,从那之后就再也没有她的消息了。

    “算了,我们还是先回去吧!”这里是在大长公府,她可不想当成明天的谈资。

    只是一路上白悠还在想刚才的事情,如果那人真的是白若心见到她必然不应该是那种表情,可是如果不是的话,这天下真的会有长的那么像的人吗?不对,那人一定是发现了我看出那张脸的主人是谁,所以才会换了一张脸。

    若真是如此,若心姐姐现在在什么地方呢?白悠有些担心起来,白若心已经很久没有给她写过信了,虽然她收到最后一封信时白若心告诉她她过的很好,但是谁也不能保证这将近一年的时间里不会有什么变故发生。

    白悠回到沐若雪身边后还是在想刚才的事情,对于沐若雪告诉她的刚刚沐云帆来问她去哪的事情都没有回答。

    “大嫂她怎么了?”沐若雪看着白悠身后的青霜问道。

    “在想一些不明白的事情,一会儿就好了。”青霜笑着说。

    除了沐若雪与严蕊以及还有几位夫人在聊天外,剩下的小姐们都去了男客那边,原来他们正在比试箭法,吸引了这些小姐们都过去了。

    沐若雪因为担心白悠回来之后找不到她,所以便一直在这等着,严蕊也在这里陪着她。当然她们二人对这种事情也不感兴趣,毕竟她们都是将门之后,这种事情早已经见惯了。

    沐若菲可能真的特别的不喜欢白悠,所以她看见沐若雪没有过去,便知道她一定是在等白悠,所以她让孟凡先过去,自己则找了个借口留了下来。

    所以在沐若雪看见沐若菲过来的时候就知道事情要糟,如今这里就她们几个人,若是沐若菲做些什么必然会引来众人的目光,到时白悠怕是就解释不清楚了。

    “喂,白”沐若菲刚开口说了两个字,就见白悠站起身来朝她走来。白悠本就比她要高上许多,且白悠此刻表情阴郁,沐若菲接下来的话是无论如何都说不出来了。

    沐若雪看着白悠的动作有些不明所以,不过她也没有要帮沐若菲的意思,沐若菲确实应该要得到些教训。

    白悠在沐若菲的面前停了下来,沐若菲的两个丫鬟正要上前,不过被红缨和青霜二人给拦了下来。

    沐若菲刚想要大声喊“白悠打她”,却被白悠接下来的话给吓得什么都不敢说了。

    “你说如果被你的孟表姐和娘亲知道,你喜欢自己的堂兄,她们会是什么表情。”白悠趴在沐若菲的耳边说道,远远看去倒是有些暧昧,可只有沐若菲知道她在听到白悠的话的时候整个人如坠冰窟。她知道了,她知道了,沐若菲不停的在想。

    “我不说出这件事情,是因为沐云帆是我的丈夫,我不希望我的丈夫因为他的妹妹成为别人的笑话,当然如果你以后还要坚持来找我的麻烦的话,我不介意你成为别人的笑话。”白悠轻笑着说道。

    但是这些话在沐若菲听来简直就是最恶毒的诅咒。

    “把你家小姐送回府去,大长公主那里我会解释的。”白悠对沐若菲说完那两句话后,恢复了世子夫人该有的威严,对着被红缨与青霜拦在后面焦急不已的两个丫鬟说道,完全不管她身边的沐若菲是何种震惊的表情。

    那边坐着的几位夫人早在沐若菲过去时,便已经看向这边了,她们也很想看看这沐若菲又会做出什么事情,是否又是沐若雪替世子夫人解围的。只是没想到这次世子夫人竟然只说了两句话便让沐若菲无话可说了,甚至还变成了这副样子,这世子夫人究竟做了什么?

    “大嫂你与她说了什么,她怎么变成这样了。”沐若雪有些好奇的问道。

    白悠认真的想了一下,觉得沐若雪还是不要知道这个消息的好。

    “我给她讲道理,让她知道给自己的大嫂找麻烦是不对的,她现在已经深刻的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白悠认真的对沐若雪说道。

    沐若雪也知道白悠大概是不愿意告诉她究竟说了些什么,也就没有再问下去。

    严蕊环顾四周,那几位想看笑话的夫人也已经离开了,如今这边就只剩下她们几个人了。

    “我们也过去吧!”严蕊对着沐若雪说道。

    沐若雪看了一眼白悠,白悠点头同意了。

    “把你的表情收一下,再这样我以后不带你出来了。”白悠对着后面此时还很震惊的红缨说道,红缨听后表情果然收敛了许多。

    青霜虽然面上平静,但是心中却一点儿也不平静,这京城真是有趣的很啊!

    来到这边之后,沐若雪带着严蕊去了沐云帆的身边,因为沐云帆的位置在最前面看的很清楚。不过白悠并未跟她们一起过去,她在人群的最外面站定,再无上前的意思。

    沐云帆向着白悠所在的位置望了一眼,那一刻他觉得白悠好像并不在他的世界里,所以沐云帆将沐树留下照看沐若雪后便去找白悠去了。

    “小姐刚刚那件事情是真的吗?”红缨有些八卦的问道,她实在忍不住了。

    “我已经观察了好些日子了,只是今日得到证实罢了。但是我有些后悔了,这绝对会是一个大麻烦。”如果京城传出任何的消息来,对于沐云帆来说都不是什么好事。

    红缨还想要问些什么,不过看见向着她们这边走来的沐云帆,她非常明智的不说话了。

    “怎么不过去?”沐云帆非常温柔的向白悠问道。

    “无趣。”

    “那什么才是有趣的?”沐云帆接着问道。

    “呵。”白悠看着沐云帆冷笑一声并没有回答他的这个问题。

    这让沐云帆新奇不已,他们成亲许久还没见过白悠这般对他呢!

    沐云帆并没有参与这些,所以他的离开也不会影响游戏的进展,不过还是有些人注意到他的离开的,几位非常在意他的女子,在看到他只是去后面去找世子夫人后,手中的手帕都因为生气而被扯得变了形状。

    白悠冷笑之后便再也没有说话,而沐云帆便一直站在她的身边,这不知羡煞多少小姐。

    宴会结束,白悠是一点儿也不关心谁与谁成了。她现在最关心的是那几名舞姬在什么地方,但是可能是白悠的运气不大好,那几个人从大长公主府离开后便不知所踪。

    白悠已经料到是这种结局了,倒是也没有太过失望,只是如今还有一件事情亟待解决。

    回到镇国公府后白悠看着沐云帆叹了一口气,然后并没有和他一起回他们的院子,而是先去见了镇国公夫人。

    沐云帆想要跟着去,不过被白悠拒绝了。

    在那件事情只是白悠的猜测的时候,白悠自然是不会选择告诉镇国公夫人,可是今天她自己证实了这件事情的真实性,那就不能不告诉她了。

    白悠有些后悔她今天的冲动,只希望萧氏不要将这件事情交给她来解决。

    连嬷嬷还是第一次见到表情如此沉重的白悠,毕竟往日里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情白悠也都是云淡风轻的,难道在大长公主府了发生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了,可是也没有人通知她们。

    连嬷嬷非常迅速让一众小丫鬟都退下了,她抬头看了一眼白悠的表情,觉得她也应该退下的,不过萧氏并没有让她退下。

    白悠也没有说什么,若是萧氏身边连个能信任的人都没有那该是何等的悲哀。

    “娘我今日说错了一句话。”白悠非常平静的对萧氏说道。

    白悠的这个样子让萧氏也猜不透今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白悠虽然一脸沉重,但是听她的说话的语气又好像并不是什么严重的事情。

    “说了什么?”萧氏想还是先知道她究竟说了些什么。

    “我问沐若菲若是他的母亲和孟凡表姐知道她喜欢她的堂兄,她该如何是好?”白悠非常淡定的说出了这句话。

    然而听到的这句话的萧氏和连嬷嬷表情从最开始的呆滞也变成了白悠进来的样子,二人均是一脸凝重。

    沐若菲的堂兄便只有沐云帆一个,所以白悠空中的堂兄是谁不言而喻。

    “她听后脸色苍白,宴会为结束就已经被送回府了。”虽然是她让她回去的,但是宴会确实没有结束。

    萧氏还有些希望是白悠搞错了,可是如今听了白悠的话是彻底的没有一丝希望了。

    “你是怎么知道的?”萧氏有些佩服自己,听着自己的儿媳妇说侄女喜欢自己的儿子,还能问儿媳妇是怎么看出来的。

    “有些事情沐若菲做的太过了,虽然在别人眼里可能会是她为自己的表姐出气,但是孟凡如今都在议亲了,沐若菲还做这些事情就有些过分了。”正是因为如此白悠才会怀疑沐若菲是不是对沐云帆有些什么想法,所以她便在每次见到她时认真的观察沐若菲,结果真的让她发现了一些端倪,不过白悠并没有想过要挑明这件事情,她想说不定等沐若菲议亲之后便放下了这件事情,只是如今她已经挑明了这件事情,不知是好是坏。

    这件事情倘若被有心人知道了,萧氏也明白这对沐云帆来说不是什么好事,如今白悠先发现了倒也不是什么坏事。

    “此事可还有其他人知道?”萧氏比较担心这件事情。

    “没有。”白悠相信她当时说话的声音除了红缨和青霜听到了,绝不会再有人知道了。

    “这件事情你看该如何解决?”白悠毕竟是沐云帆的妻子,这件事情交给她处理也没错。

    如果我的方法能用我干嘛这么着急的通知您啊?亏我还特意装出非常沉重的表情,你这是真的要将这件事情交给我处理吗?白悠倒是也想了几个主意,但是她觉得萧氏应该不会喜欢她的主意。

    白悠想了许久都不知道该告诉萧氏那个主意好,因为好像每一个都很凶残。

    萧氏见白悠想了许久也没有说出什么来,以为她并没有想到办法,所以便让她离开了。

    在离开萧氏的院子后,白悠才想起来她忘记问萧氏这件事情要不要告诉沐云帆了,果然是麻烦啊!

    在白悠走后,萧氏便立刻派人去沐二爷府上查看情况了,只希望知道这件事情的人并不是很多。

    孟氏在看到宴会还未结束便回府的沐若菲后,以为她是在大长公主府里惹了什么麻烦,听了两个侍女的话后才知道她的女儿是因为白悠变成这样的。

    气的她立刻便想去找白悠算账,可是想到府里这些人她有实在不放心将沐若菲一个人丢在府中,所以便一直陪在沐若菲的身边,想等她好了之后再去找白悠算账。

    可沐若菲就是服了药醒来也依旧是浑浑噩噩的,过了一会儿便又睡了过去。

    孟氏一直陪着她,所以便一直未曾去镇国公府为沐若菲讨回公道。

    去打探消息的人自然是将沐若菲回府之后所有的事情都打探清楚了,所以便立刻回去向镇国公夫人复命去了。

    白悠想了一路,与青霜、红缨讨论了一路,最终还是决定不要让沐云帆知道这件事情。白悠相信萧氏一定会解决这个问题,毕竟这事关沐云帆的未来,想来萧氏应该也不希望沐云帆知道这件事情吧。所以白悠在沐云帆问起除了什么事情的时候,只是告诉他她只是突然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想要告诉萧氏。

    只是白悠并未告诉沐云帆究竟是什么重要的事情,沐云帆实在是很好奇她们究竟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所以他决定去问萧氏白悠究竟告诉她什么了。

    “这件事情真的不用我们做什么吗?”青霜在沐云帆离开之后向白悠问道。

    “我们能干什么,杀了她?这里可是京城,会有麻烦的。而且沐若菲可是沐二爷的女儿,就算她娘不受宠,那也是嫡女啊!”这才是白悠为什么一定要将事情告诉萧氏而不是沐云帆的原因,沐若菲是沐云帆的堂妹,不说沐云帆会不会相信她,便是相信了他又能对他的堂妹做什么呢?但是萧氏却不同,为了沐云帆的未来,她一定会想出一个非常完美的方法的。

    所以沐云帆去找萧氏自然是不会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萧氏也并不希望沐云帆知道这件事情。所以沐云帆自然不会从萧氏这里问道什么,白悠以前并未瞒过他什么事情,所以沐云帆觉得这次白悠应当说的是实话,所以也就没有再继续问下去。

    白悠早早的就想明白了这件事情,所以她一点儿也不担心。她此时在想的是另一件事情,她是不是应该离开一段时间,今日看到的白若心的脸让她非常的在意,不过这件事情好好计划一下才行。

    只是白悠没想到这个机会来的竟然这般快。

    这天白悠正在和沐若雪一起逗小鱼玩,严华身边的侍女芷心突然来镇国公府说严华有急事找她。

    白悠带上青霜便急匆匆的跟着芷心走了,一直到墨王府她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芷心将她带到了王府里去,严华早已经在等着她了,只是不止严华和墨王在。太子殿下也在,白悠看着他们有些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难道是因为赵旬真的查出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可是这跟她没有多大关系吧!白悠有些不确定的想到。

    白悠一直在担心是不是他们查出了她与赵旬之间的关系,甚至都忘了给太子行礼,不过他们几个人也并未在意这些。

    “阿悠,这次找你来只是要问你一些事情,你不用紧张。”严华看白悠有些紧张就轻声安慰她。

    不是查出了她与赵旬的关系就是好事。

    “阎王堂,你知道吗?”严华见白悠的神情有些放松后便问道。

    这她当然知道,但是这件事情与今日她们找她来有什么关系吗?

    “今日有人在墨王府行刺太子,人已经抓住了,不过其中一个人自称是阎王堂的。”严华又接着说道。

    “那另一个呢?”白悠问道。

    “死了。”回答她这个问题的是太子。

    白悠快速的朝着太子坐的地方看了一眼,她明白这些人为什么这么着急的把她找来,只是

    “你有办法知道是谁雇的他们吗?”太子与墨王同为皇后所出,二人的感情自然比旁的兄弟要亲近许多,太子自然是不会相信墨王雇凶杀他,只是这人毕竟是出现在墨王府,所以必须尽快查出幕后的黑手严华记得白悠的娘家便是武林世家,她应当会知道阎王堂的事情,所以才急急忙忙的派人将她请来。

    “太子殿下,可否让我见一见那人?”虽然白悠心中有许多的疑惑,但是未见到那人之前她也无法断定自己的想法是不是对的。

    “好。”太子也想知道究竟是什么人竟然会这般大胆,竟然想到雇凶杀人,太子也想知道这镇国公府的世子夫人究竟有什么办法能让他开口。

    他们已经试了许多,除了告诉他们他是阎王堂的人,其他的问什么他都再也没有开口。

    屋子里还有血腥味,可见这人已经受过刑了,白悠还看见他的左臂有一道很长的伤口,只是撒了些药粉止血,并未包扎。

    太子等人并未跟着白悠一起进去,而是留在了外面,白悠只让一个人陪着她进去。

    严华有些不放心,毕竟白悠是一个女子,便是她出生在武林世家,这种事情她也未必见过,只是想到楚昭墨她也没有再说什么。她想着让白悠再多带几个人进去,但是白悠并没有同意。

    等白悠完全出现在他的面前时,那人轻蔑一笑,仿佛在嘲笑他们竟然找了一个女人来。

    “在下白悠。”白悠对那人行了一礼之后说道。

    那护卫因为跟在白悠身后,所以看不到白悠手上的动作,不过白悠面前的那人看见白悠的动作也没有什么反应,白悠也没有在意。

    她也没有继续向前走,而是停在那里仔细的打量坐着的那个人。

    很普通也很年轻的一张脸,因为失血过多有些苍白,看着白悠眼里只有嘲讽,并没有什么其他的表情。

    “你知道第三块阎王令在什么地方吗?”白悠盯了那人许久,然后便开始边走边问。

    那人听了这话眼神有了一些变化,有些疑惑的盯着白悠,他不知道这个女人问这个问题时为什么。

    “在我手上。”白悠突然将手中东西抛了出去,那人看着白悠的动作,便要动手去抢,可是他忘记了他此刻正被铁链锁着,根本无法动作。

    白悠看着用力挣扎的那人说道:“你连真假阎王令都无法分辨,怎么敢来冒充阎王堂的人。”

    白悠根本没有给他机会再说些什么,而是直接走了出去。

    走到那名侍卫身边时,白悠将手中的令牌交给了他,完全不知道她身后的人看见这一幕表情如何的扭曲。

    见过这个人之后白悠心中的想法被证实了,白悠明白此事非同小可,冒充阎王堂的人行刺太子,这件事情必须尽快通知武林盟。

本站推荐:总裁的替身前妻我在精神病院学斩神飘渺之旅凌天战尊半城风月风流岁月之活色生香花颜策神武战王桃李无言,下自成蹊予你盛雪闲情 裴念陆绍庭

武林萌的崛起之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谷粒只为原作者北冥极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冥极渊并收藏武林萌的崛起之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