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83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明克街13号夜的命名术最强战神龙王殿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

新谷粒 www.xinguli.net,最快更新我来自平行世界最新章节!

    求书,找书,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手机阅读更精彩,手机直接访问 m.bqg8.cc

    高燃是被封北背出家门的。

    封北背后的衣服湿了一块, 那是高燃的伤心难过, 以及对父母的愧疚,对未来的坚定,他都知道。

    高燃趴在封北背上,手搂着他的脖子,脸埋在他的衣服里, 肩膀轻微颤动。

    封北的脚步平稳有力, 一层层往下走, 没有半点停顿。

    他们的人生已经缠在一起,就像誓词里说的, 无论贫穷, 富有,健康, 或是疾病, 都不离不弃。

    封北没让高燃回公寓住,而是带去他那边, 今后也是他们的家。

    高燃的手机被他爸给砸坏了,封北给他买了一部新手机, 卡也是新的,他摸索摸索, 当天晚上就给贾帅打电话。

    封北酸溜溜的说, “号码记下来了?”

    高燃说,“记性好。”

    封北给他捏捏小腿肌肉,“我的呢?”

    “你的手机号, 生日,身份证号码,”高燃等着那头接通,干燥的嘴皮子动动,“还有我们认识,重逢,你亲我,要我,这些重要日子我都记得。”

    封北的目光灼灼,装作不在意的哦了声,“看来你的记性是真好。”

    高燃慢悠悠的瞥一眼男人,“乐就笑吧,别憋着。”

    封北很没出息的笑出声,下巴抵在高燃的肩头不肯起来。

    高燃示意男人老实些,他抓了个靠枕塞到腰后,身子坐起来一点,“喂,帅帅,是我。”

    那头响起桌椅碰撞的声响,之后是贾帅的声音,和以往一样平静,只是气息微微有些乱,他说,“秋天了。”

    高燃一愣,他下意识去看窗户,只能看见浅黄色的窗帘。

    短暂的静默过后,贾帅开口,“在家?”

    “不在。”高燃说,“我回A市了,住在封北家里。”

    贾帅没问高燃跟他父母间的事,也没问他昏迷的原因,只说,“地址给我。”

    高燃问他,“要过来?”

    “等我考完试。”贾帅轻描淡写,“有个地址,知道你安全,我能放心复习。”

    “我又不是小孩子,有什么不放心的。”

    高燃一扭头,见男人瞪着自己,跟一怨妇似的,他把男人的脑袋推开,又拽回来,哄狗狗般的摸摸。

    封北把脸埋在青年的脖颈里,拿下巴上的胡渣扎他。

    高燃跟贾帅说会把地址发过去,电话挂断,他一边发短信一边说,“有时候我觉得自己看不透帅帅。”

    封北亲着他的脖子,“人心隔肚皮,都看不透。”

    高燃叹气,“也是。”

    封北听他叹气,眉毛就皱了起来,“你是不是又在胡思乱想什么?”

    高燃不语。

    封北握住他的手放到唇边亲,低哑着嗓音说,“燃燃,我会对你好,对你奶奶好,对你爸妈好。”

    高燃没有说话。

    封北的一张老脸发热,微红,他就是一糙爷们,日子讲的是实在,不弄虚的,情话对他来说很难,就刚才那句看着简单,却在心里打了好几次草稿。

    “嘴巴闭那么紧干嘛?给点儿反应啊。”

    高燃偏过头摁摁眼睛,“打个商量,前面那个称呼能不能改一下?”

    封北把玩着青年的手指,捏面团似的捏动,“你跟了我,我不能和别人一样叫你,得有个专属的称呼,不叫燃燃,那叫媳妇儿?”

    高燃故作镇定,“听起来还挺不错。”

    他遗憾的哎一声,“可惜不能在公众场合叫。”

    别说那么亲密的称呼,就是牵手拥抱都不行,同性之间的感情很艰难,不能往外泄露,只能往肚子里吞咽。

    世俗的眼光比什么宝刀神剑都要可怕,杀人不见血。

    高燃是不在乎,但他得为封北考虑,他心想,等身体恢复了回局里上班,要尽量控制自己的言行,别被人发现端倪。

    封北知道高燃所想,“小赵知道了。”

    高燃的脸皮一动,等着下文。

    封北将那次跟赵四海的谈话内容说了出来,“小赵应该是在我去你家那天就察觉到了,我跟他说的时候,他一脸果然如此的表情,其他的没说什么。”

    “有的人放着自己的事不管,偏偏喜欢多管闲事,站在自以为的道德至高点批判别人,有的人没那么叽歪,小赵属于后者,他顶多替我们的以后担心。”

    高燃抿嘴,“要谢谢他。”

    “我说过了。”封北趴到青年肩上,满足的叹息,“我还要谢你。”

    高燃一下子没听懂,“谢我什么?”

    封北把脸侧到一边,喉咙里碾出声音,“谢你的坚持和勇敢,谢你没有放弃我。”

    “这个真有点肉麻。”高燃要去看封北的表情。

    封北死活不给他看。

    高燃回想那天的情形,先是他回家,跪地上被爸爸教训,妈妈知道真相后晕倒,爸爸高血压发作,之后是封北来找,妈妈对他下跪阻止他出去,门口跟楼梯上的血迹,再然后是他滚下楼梯,他的头脑里一阵抽痛。

    过去了,都过去了,最难的一步跨过去了。

    高燃吸一口气,抱住男人的脑袋按在胸前,他低头,唇蹭着男人的短硬头发,以后会好的,一定会。

    气氛正好着呢,高燃的手机响了,他看来电显示,“是高兴的电话。”

    封北又吃味,“你的记性不是一般的好。”

    “一个是我发小,一个是我堂弟,真不知道你哪儿来的醋劲。”

    高燃一按接听键,耳边就是高兴的质问,冰冷恶劣背后是委屈,“为什么不先给我打电话?你知道我有多……操!”

    “你现在跟帅帅在一起?”高燃啧道,“帅帅怎么也没跟我提一声?”

    高兴在餐厅二楼打电脑,听经理说他朋友来了,下楼一看才知道是贾帅,俩人刚坐下来没一会儿,对方的手机就响了。

    当是高兴打趣的话在舌尖上转了圈,尚未甩出去,他隐约听见熟悉的声音,凑近点确定过后,委屈跟愤怒齐齐在他眼里涌动。

    醒了不是第一个打给他,而是打给贾帅。

    到底谁是他弟啊?

    没良心,胳膊肘往外拐,高兴冷着张脸看贾帅出去接电话,内心是压制的激动,满脑子只有四个字——醒了就好。

    高兴忍着,等到贾帅一结束通话就将新号码要来了。

    “别岔开话题,为什么不先打给我?而是打给那个贾帅?”

    “你在较什么劲,有区别吗?”

    “区别大了去了。”

    高燃眯眼看男人给自己捏腿,“不要闹,我今天刚醒,这会儿在床上躺着,跟个老弱病残似的,你体谅体谅成不?”

    高兴没声音了。

    高燃把另一条腿搭在男人肩头,“我听我妈说了你让你爸从国外请专家给我看病的事。”

    他听他妈说高兴站在他床边哭,哭的很安静,满脸的泪水。

    那场面高燃能想象的到,高兴是觉得自己被他丢下了,成了个孤独无依的可怜虫。

    高燃逗他,“你没哭鼻子吧?”

    高兴难为情,不假思索的从嘴里蹦出一句,“你又没死,我哭什么?”

    他说完就变了脸色,想抽自己。

    高燃却不在意,还是说笑的语气,“我死了,你也不用哭,人都会死,这是正常现象。”

    话落,高燃被封北瞪,电话里是高兴的骂声,他的嘴角上扬,觉得自己很富有,父母亲人和爱人都健在,好好的。

    高兴问道,“你在公寓?”

    高燃说不在。

    高兴说,“那在哪儿?告诉我,我去找你。”

    高燃说了地址。

    封北往边上一躺,“这段时间我没在家里住,都睡办公室,回来也就打扫了一下房间,客厅一层灰,就不能过两天?”

    高燃有自己的考量,“早来早完事。”

    封北翻身,手撑在高燃的身体两侧,“从今天起,我们正式过上醒来第一眼看到彼此,睡前说晚安的日子,不说点什么?”

    高燃领导人似的发话,“那我就补充一下,考虑到我们在局里不能亲近,忙起来会连续加班,所以我们只要回来,能亲多久就亲多久,醒来睡前这两个时间段尤其重要,一定要利用起来,不能浪费。”

    他挑唇,笑的很温柔,还有几分挑衅,“封队长,能做到吗?”

    封北严肃道,“保证完成任务。”

    高燃摸摸男人的脸,两边颧骨有点儿硌,下颚像是被削掉了一块,“你怎么瘦成了这个样子?”

    “你说呢?”封北摇头叹息,“别人谈恋爱,用钱用心,我谈恋爱,用命。”

    高燃乐了,他忽然说,“你打我一下,随便打哪儿,狠一点。”

    封北,“……皮痒?”

    “快点打,”高燃说,“我有点儿恍惚,感觉是梦。”

    封北没打,他在青年的脸上咬一口,嘬了几下,“疼?”

    高燃说,“疼。”

    那就不是在做梦,他一把抱住男人的脖子亲上去。

    高兴来的很快,他一进门,鞋没换,招呼没打,看也不看封北,直接杀去房间。

    高燃看高兴木头样的站在电视机边,不说话,也不动,“怎么了?”

    高兴还是没出声,只是死死的瞪着床上的人。

    高燃摸摸脸,“我醒来没照过镜子,难道我现在……”

    高兴突然转身就跑。

    高燃错愕。

    “你弟弟太激动,在阳台上洗鼻子呢。”封北走进来,揶揄的说,“你们兄弟俩不像,他克制的呜咽,你哇哇大哭。”

    高燃,“……”

    没过多久,高兴回到房里,眼睛红红的,像只高冷的兔子。

    高燃拍拍床边,“过来啊。”

    高兴迈步走近。

    高燃的脸上吃痛,他正要说话,门口的封北就快步冲进来,大力抓住高兴的手腕将他挥到一边。

    高兴站稳了,暗暗惊讶,之后是气馁跟烦躁,他以为自己很强大了,结果就被这个叫封北的男人随便压住。

    五年前是这样,五年后还是。

    高兴的眉间出现戾气。

    高燃看一眼封北,眼神示意他出去。

    封北猜到高燃的用意,他抿直薄唇,沉吟几瞬后抬脚走出房间。

    不多时,高兴从房里出来,他踢翻墙边的花盆,拳头朝着封北的脸挥过去,“王八蛋,你害了他!”

    封北没躲,站着让高兴打了一拳,这段时间高燃的爸妈没打他一下,唯一的弟弟打也行,他拿拇指擦掉嘴角的血丝,“你哥是成年人,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也是成年人,但是你显然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高兴咆哮,“世界上多的是人,你可以找别人,为什么偏偏要找他?”

    封北不快不慢的开口,“你是不是要说,他是你的?”

    高兴眼里的怒火瞬间凝结,眼神躲闪。

    封北拿起茶几上的烟盒甩根烟叼在嘴边,“他是高燃,是高建军跟刘秀的儿子,是你的堂哥,是我的爱人,是市公安局看重的新人,不是你的,别天真。”

    高兴一张脸青白交加。

    封北对着媳妇儿的弟弟,拿出了和蔼可亲的态度,“你哥就在我这儿住下了,你想来看他,随时都可以。”

    高兴摔门离开。

    那天之后,高兴就再给高燃打过电话,也没来找他。

    高燃知道高兴需要的是时间,他爸妈也是,其他的他真的给不了。

    为什么不瞒着?高燃瞒不住,高兴要他回公寓,他拒绝,并且说了一个不回去住的理由。

    高燃是独生子,高兴虽然是他堂弟,却跟亲的差不到哪儿去,他还会以兄长的身份照顾高兴,像从前一样。

    关于这一点,高兴一直很清楚,他晓得高燃不会不管自己,但他想要的是高燃只管自己一个人,不要管别的谁。

    还是要靠时间来解决。

    高燃给曹世原打过电话,没打通,他没有再打,对方应该知道是他的号码,不接只有两种可能。

    一是故意不接,二是不方便。

    如果是前者,高燃完全没法子,后者的话,等到曹世原方便了,自然会打过来。

    一天下午,高燃的手机响了一声就挂,他盯着那串号码,是家那边的座机号,应该是妈妈在哪个超市给他打的,担心他的近况,想了解他的身体恢复的怎么样,又过不去心里的那道坎,不知道怎么跟他沟通。

    高燃给爸妈各发了一条短信:我很好。

    封北手上有几个小案子,让赵四海带人跟进了,他腾出时间照顾高燃,买菜做饭洗衣拖地,忙的腰酸背痛。

    家务活可真不是简简单单的三个字,要命。

    高燃一会儿要吃这个,一会儿要吃那个。

    封北陀螺似的围着他打转,“祖宗,咱能歇会儿吗?”

    “不能。”高燃吃着小红枣,声音模糊的说,“等我身体恢复起来,你肯定就不这么对我好了。”

    封北愣住了,他半响回神,弯腰给青年一个板栗子,“我要是不想对你好,你身体什么样子都不顶用,懂吗?”

    高燃吐掉枣核,“再来一个。”

    封北挑眉,“板栗子?”

    高燃说,“枣。”

    封北从塑料大罐子里抓了一个递过去。

    高燃张嘴。

    封北瞪眼,“真拿自己当大爷!”

    话是那么说,他手上的动作一点不马虎,小红枣被推进青年的嘴里。

    封北去洗手间洗杯子,准备给高燃泡奶粉,他一撩眼皮,发现镜子里的人在傻笑,嘴角抽了抽。

    高燃喝完一杯奶粉,“小北哥,我们聊聊。”

    封北在床边坐下来,大手摸摸青年的脸,怎么还是这么瘦?吃那么多,肉都长哪儿去了?

    高燃隔着衣服摸男人背部的枪伤,他知道是在哪个位置,摸很多次了,“以后执行任务,你能不能不要第一个往前冲?”

    封北说,“我是队长,我不冲,谁还敢往前冲?”

    高燃撤回手,拉开距离面无表情的看着男人,“你已经不是光棍了。”

    “不能那么说,”封北揉额头,“队员们也都有家。”

    高燃沉默了。

    在这个世上,每个人都只有一条命,没有人不怕死,但是作为一名人民警察,身上有要背负的荣誉跟责任,不能退缩。

    高燃和所有警察一样,他也立过誓,可以牺牲,却不能看着封北在自己面前倒下,那种感觉太可怕了,就像是头顶的那片天塌了下来。

    房里安静了会儿,高燃抹把脸,垂眼看右手被玻璃扎过留下的那些疤,“上次你受伤,我到现在还做噩梦。”

    封北将他的那只手握住,郑重的说,“我会注意安全,以前没考虑的,我都会考虑进去。”

    高燃有一堆想说的,最后却只是叹口气。

    封北将微凉的薄唇贴上青年的眉心,一路往下,擦过他的鼻尖,嘴唇,低声哄着,“好了,不怕啊。”

    高燃后仰一些靠在床头。

    封北说,“我去把厨房里的水装一下,待会儿给你做好吃的。”

    高燃把人叫住,“坐下。”

    封北挑高了眉毛,“还有事?”

    高燃欲言又止。

    封北揉了揉青年的乌黑头发,“不急,你先酝酿着,我去装水。”

    他走到房门口,背后响起声音,带着命令,还有别的情绪,类似急切,“回来!”

    封北转头跟高燃对视。

    高燃的眼里有明显的请求,别走,现在不说,我又要打退堂鼓了。

    封北察觉事情不简单,他坐回去,握住青年的手,拿粗糙的掌心包裹着,“说吧,我在听。”

    高燃说要抽烟,封北满足了他。

    高燃又说要上厕所。

    封北把人扶进去再扶回床上,“你还想干什么?一次说全。”

    高燃让封北把烟灰缸拿过来,他将一撮烟灰弹进去,“我来自平行世界。”

    最快小说阅读 M.bQg8.cC

本站推荐:农家小福女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豪婿怪医圣手叶皓轩神级龙卫撒野表小姐婚婚欲睡:顾少,轻一点朝仙道强行染指

我来自平行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谷粒只为原作者西西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西西特并收藏我来自平行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