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85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明克街13号夜的命名术最强战神龙王殿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

新谷粒 www.xinguli.net,最快更新我来自平行世界最新章节!

    求书,找书,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手机阅读更精彩,手机直接访问 m.bqg8.cc

    短暂的打量过后, 高燃收回视线, 出于职业关系,他不自觉的分析,得出一个推论,今晚的老同学重逢不在蒋翔的预料当中。

    高燃记得之前曹世原提起过蒋翔,说他在打听自己的动向, 还说他跟在一个叫龙五的人后面做事, 可能参与运|毒。

    这中间隔着小半年的时间。

    蒋翔原先想找高燃, 现在却是一副不想再见的感觉,因为他盯上了新的目标, 就是王长佑, B市的小太子爷。

    高燃不太想用审视的目光对着曾经的同桌,曹世原提醒过他, 说人都在长大, 物是人非,他的眉心拧了下, 觉得今晚的见面让他有不好的预感。

    几个月前家里天翻地覆,生活好不容易平静下来, 付出的代价惨重,高燃不希望再有什么人, 或是什么事来改变现状。

    也许是自己想多了, 高燃心想。

    毕竟人蒋翔目前的注意力围着王长佑,不在他身上。

    附近有家咖啡厅,王长佑提议进去喝杯咖啡, 不等高燃回应就将他拉进去。

    高燃的个头拔高一大截,蒋翔没怎么长,还是瘦瘦矮矮的,脸小,下巴尖,坐在块头大,肌肉健硕的王长佑旁边,越发显得小只。

    打游戏,看片,看电影,打球,讨论女生,肆无忌惮的笑,为屁大点事要死要活,那些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高燃嗅到了一些微妙的东西,熟悉又不完全一样,他微睁双眼,蒋翔不是喜欢女生吗?

    趁着蒋翔去洗手间的功夫,高燃问死党,问的挺直白,“你跟他是一对儿?”

    王长佑回答的更直白,“床||伴。”

    高燃琢磨那个词,“不是恋人?”

    王长佑端起咖啡抿一口,随意后仰着椅背,食指点了下酒杯,“不是。”

    高燃掐眉心,“他喜欢女孩子。”

    “我以前也是啊。”王长佑笑的很单纯,“幼儿园跟小学。”

    高燃无语。

    “那会儿我喜欢揪女孩小辫子,揪一个哭一个,我还喜欢看她们穿小花裙子在走廊上蹦跶,觉得都是小天使。”王长佑一脸怀念,“傻逼的岁月过去了啊。”

    高燃说,“没有吧。”

    “……”王长佑突然伸手去碰高燃衣领。

    高燃抬手去挡,王长佑将他的手腕钳制,衣物下的肌|肉鼓动,力道占上风,最终得逞。

    王长佑的视线往高燃衣领里扫,手拽开看仔细点,“谁弄的?那个人?”

    高燃挥开王长佑的手整整衣领,瞥见站在不远处看向这边的蒋翔,觉得对方的眼神很冷,他无比清晰,又觉得无比陌生,“为什么找上蒋翔?”

    王长佑简洁道,“皮肤好,又白又|光||滑,会哭。”

    高燃一脸惊诧,“蒋翔会哭?”

    他记忆里的蒋翔总是嬉皮笑脸,只哭过两次,一次是装的,一次是真哭,那段回忆并不纯碎,暴露出人心跟现实。

    王长佑意味深长的笑笑,“你老同学很不简单。”

    高燃知道是蒋翔主动接近,他低头喝咖啡,若有所思。

    “每个接近我的人都有目的,”王长佑吊儿郎当的掰着手指头,“为钱,为名,为利,为我身上的二两肉,为我这身皮||囊,就这五样。”

    高燃随口问,“那蒋翔是为的哪个?”

    王长佑发现了蒋翔的身影,他朝对方昂首笑笑,眼里似是柔情,却透着几分漫不经心,“无所谓哪个,反正不过是各取所需。”

    高燃听的头大。

    王长佑把手搭在他的肩上,用只有他能听到的音量说,“当年我要是在澡堂里狠心把你给办了,没准在你的高强度管束之下,我能从良,现在么,没那可能了。”

    言语间尽是随心所欲跟肆意。

    “办我?”高燃低头看手机,抬头对王长佑说,“要不是我手下留情,你坟头的草都一人高了。”

    王长佑也不气恼,“是是是,你厉害,样样第一,为了个男人拿命拼,谁都拼不过你。”

    高燃起身,“我走了,下次再聚。”

    王长佑把人抓住要走联系方式,“急什么,赶着去约会?”

    高燃一边说是啊,一边挣脱,他有心提醒两句,转而一想,长佑好歹上了四年警校,基本知识都掌握了,身手也很不错,家里势力还很庞大,不至于被蒋翔利用的连底裤都不剩。

    索性就没说。

    曹世原告诉过他,如果发现蒋翔运|毒的证据,不要打草惊蛇,现在只是刚见面,不知道会有什么发展跟变数,还是以不变应万变得好。

    蒋翔过来,“二少,高燃呢?怎么走了?”

    王长佑呵了声,“假惺惺什么,他走了,不是正和你意吗?”

    蒋翔的脸一白。

    王长佑撑着头,“没听说你原来在高中和高燃一个班,还做过同桌。”

    “我也不知道二少跟他是大学同学。”蒋翔坐回椅子上,“世界竟然这么小。”

    王长佑好奇的问,“说说。”

    “其实没什么好说的。”蒋翔轻描淡写,像是在说一件很久远的事,跟自己无关的事, “高中的同桌不是固定的,考完试会调一次座位,我跟高燃做同桌没多久,家里就出事了,之后我没再去学校。”

    王长佑没问蒋翔家里出了什么事,不感兴趣。

    蒋翔知道他想听哪方面的内容,就说,“高燃喜欢运动,擅长乒乓球跟篮球,学校里不少女生都议论他,给他写情书送小礼物,男生也都愿意跟他玩,他的人缘很好。”

    “刚才高燃走之前没跟我打招呼,没留下联系方式,老同学一场,下次不知道有没有机会……他会不会就在市局?”

    王长佑没反应,他的性情向来多变,不知道是什么心思。

    蒋翔一口一口喝着咖啡,看见袖口掉出来的一截线头,看起来廉价又狼狈,他偷偷在桌底下拽掉,手指被线勒出一道深痕。

    “我一琢磨你的话,发现很有道理。”

    王长佑眼尾上挑,“他人缘是好,不然也不会是我大学期间最铁的哥们。”

    这话里有警告的成分。

    蒋翔将那截线头丢地上,用脚踩住碾碾,“二少,高燃跟我们是不一样的,同性在他的世界里只有两种分类,哥们,陌生人。”

    王长佑笑而不语。

    蒋翔问他有没有高燃的联系方式,他说没有。

    高燃见着封北,就把碰见王长佑跟蒋翔的事说了,他现在什么都跟封北说,不想再去体会心里藏着秘密的痛苦。

    封北给他涮羊肉,“我明儿让派出所的弟兄留意一下。”

    高燃哗啦吃海带,香辣味往嗓子眼冲,“操,这羊肉不好,味儿太大。”

    封北睨了眼他那张扑满热气的脸,“行了,羊已经被大卸八块扔锅里煮了,吃它的肉,还怪肉不好。”

    高燃一脸反胃,“你这样说,我没胃口了。”

    封北说,“那好啊,我全吃掉。”

    “想得美。”

    高燃拿筷子在锅里哗啦,“高兴那小子喜欢吃火锅,又不想跟别人一起吃,嫌脏,自己吃吧,觉得凄凉无趣,每次都拉着我,在我耳边叽里呱啦,叫我要用公筷要用公筷,我用不惯,老是忘,最后他就自暴自弃,跟我一样挥动筷子大吃大喝。”

    “火锅就该放开吃,那样才有劲儿,你说是吧?”

    他一抬眼,见男人脸拉的老长,不由得失笑,“你又吃高兴的醋?”

    封北是在吃,“你弟,贾帅,曹世原,还有你死党,哪个都比我跟你接触的时间要长。”

    高燃一副后知后觉的样子,“是哦,我们认识半年多就分开了,一分五年,期间断了联系,重逢的时候你躲我,我逼你,说通没几天,家里就开始闹,我昏迷了一段时间,仔细算算,我们接触的时间很短,在爱情长跑面前都不够看,我怎么就对你这么死心塌地呢?”

    封北正儿八经的说,“那还不是我人好。”

    高燃想起第一次见这个男人,有一种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好像似曾相识,难道就是书上说的再续前世姻缘?

    封北盯紧青年,“我不好?”

    高燃不答只说,“你的命是国家的,我吃国家的醋。”

    封北觉得他这样儿特别好看,嗓音不自觉沙哑些许,“在床上,我的命是你的。”

    高燃不满足的撇撇嘴,“那才占二十四小时里的几分之几。”

    封北的喉结滚动几下,“燃燃,跟我去洗手间好不好?”

    高燃说,“不好。”

    封北的脚在桌子底下蹭蹭他,“去吧,我想亲你,还想抱你。”

    高燃放下筷子擦擦嘴,起身离桌,封北后脚跟上去,俩人偷偷摸摸,跟地下党接头似的紧张。

    再回桌上,高燃嘴微肿,封北拉拉毛衣领子,将他的牙印挡住。

    封北把羊肉捞到高燃碗里,“当年我就跟你说了,蒋翔的小姑小姑父开制||毒|厂,不知道害了多少人多少家庭,严重触犯法律,罪大得很,没你参一脚,也会被整锅端掉,曹世原不是吃素的,早瞄上了,你不用内疚。”

    “另外,毒这玩意儿害人害己,如果曹世原给的信息被查实,蒋翔真跟小姑小姑爷走一条路,这辈子完了,你心里要有个数。”

    高燃吃着羊肉,“嗯。”

    几天后,王长佑叫高燃出来,蒋翔不在。

    高燃说,“怎么没带上他?”

    “我不给他打电话,他不会出现。”王长佑就着高燃递过来的打火机点烟,“床|伴而已,就是提供一个发||泄||口。”

    高燃跟他一块儿吞云吐雾,“你这领悟太高,一般人够不着。”

    王长佑没等高燃问就说,“我不知道蒋翔做什么的,问了也是假的,查是可以查,但他就是一床||伴,用不着我费那么多心思。”

    “……”

    高燃从王长佑口中得知他现在没干这一行,而是开了公司自己当老板,做的是娱乐业,家里涉黑,有后台,没人敢打主意。

    王长佑说学着他老子的口气,“我给你四年时间来实现那什么狗屁理想,算是对得起你妈了,别他妈再跟我闹,不然我让人把你妈的牌位搬出长恩寺,你这辈子都别想再看到。”

    高燃听的眼皮跳了跳,“我以为你爸那边没事儿了,没想到会有变化。”

    “就那么点本事。”王长佑讥讽的笑笑,“我上警校已经是他的极限,他不让我出来当警察,是怕哪天自己被查,拷他的是他儿子。”

    高燃叹气。

    王长佑吐着烟圈,“警校出来的,不当警察的多了去了,保安,文员,律师助手,法律顾问,干什么的都有,选择多。”

    高燃点头,同学里头,一大半都转行了,坚持下来的是少数,原因多又杂,人活着,总有这样那样的事,避免不了,没完没了。

    “你爸不让你当警察,你就跟他对着干?”

    王长佑知道高燃指的是他的私生活,他玩味,“老头子的原话是,只要我不当警察,随便怎么都行,这张牌打出来了,我怎么都得用。”

    话里有怨气,高燃听出来了。

    王长佑忽然说,“我年底订婚。”

    高燃一愣。

    “家里介绍的,联姻。”王长佑弹弹烟灰,“我跟那女的说我是gay,你猜她怎么说?”

    高燃摇头,不知道,他没经历过。

    “她说没关系,”王长佑哈哈大笑,“没关系,听听,伟大吧,冲这一点,我就定了她是王家的媳妇,知道为什么吗?因为她跟我妈一个样儿。”

    他迎上高燃疑惑的眼神,“有一次我告诉我妈,老头子养了个小的,比我还小,她当时没说话,脸上写着没关系这三个字,真神了。”

    王长佑笑出了泪,也不知道有什么好笑的。

    高燃拿开王长佑面前的酒瓶,“婚姻不是儿戏。”

    王长佑把酒瓶拿回来给自己倒满一杯,“人生都是戏,包括你口中的婚姻。”

    高燃不认同。

    王长佑把那杯酒喝完就说要走,他给高燃留了另一个号码,说要出国待一阵子,叫他有事就打那个号码。

    高燃问道,“家里出乱子了?”

    王长佑露出一口森白的牙齿,“你是以警察的身份问,还是?”

    高燃瞥他,“朋友。”

    “出没出都跟我没关系,老头子身体好着呢,还能活好些年,他能对付。”王长佑拍了拍高燃的肩膀,“再联系。”

    高燃把人喊住,“长佑,你别碰那东西。”

    王长佑顿了顿,他倒着走,一路走到高燃身旁,侧过脸淡淡的说,“我好像没有告诉过你,我妈是怎么死的,她|吸||毒,有次过量,死了。”

    高燃站在原地,胳膊上起了层疙瘩。

    “所以我这辈子唯一绝不会碰的一样东西就是|毒||品。”王长佑说完就挥挥手,动作洒脱,背影寂寞。

    高燃让封北问了A市的石桥,得知曹世原出差了,任务比较棘手,短时间很难有进展。

    他联系不上曹世原,没法聊蒋翔的事,只能自己这边跟封北商量了一番,开始动手查蒋翔,查的很隐秘,发现蒋翔在H市常混一家小会所。

    那地儿高燃没露面,封北跟当地的派出所沟通过,民警上门查过,逮了几个衣着花花绿绿的年轻男女,一验尿,个个都吸|冰||毒。

    小会所被查封后不久,高燃给王长佑打电话,问起蒋翔,听对方说床上的人都换两拨了时,脸狠狠一抽,“又不是衣服,你干嘛换那么勤?”

    “新鲜,刺激,还有就是……”王长佑笑,“不会习惯谁,你知道的,习惯这东西不是人力可以对付的,得早早预防。”

    高燃无力反驳。

    王长佑也不知道蒋翔的行踪。

    局里的人都知道高燃住在封北那里。

    这事儿还是赵四海帮了一把,与其瞒着,遮遮掩掩,不如主动摊到明面上来,坦坦荡荡,大家就不会觉得有什么问题。

    有天下班,赵四海当着队里几人的面跟高燃说,“小高,你那公寓房价涨那么多,不划算,还不如去封队那边租个房间,都是队里兄弟,封队肯定算你便宜点儿。”

    事儿就那么着了。

    在那之后,高燃可以明目张胆跟封北上下班。

    一天晚上,高燃去公寓拿冬天的衣物。

    高兴睡的跟死猪一样,怀里还抱着发旧的小老虎。

    高燃把地上的被子捡起来盖到高兴身上,他弯腰瞧瞧,“瘦了啊,多吃点肉跟蔬菜,少吃垃圾食品。”

    房门掩上,高兴睁开眼睛,他听着外头的脚步声,开门关门声,一直没动。

    好一会儿,高兴才发现自己抱着小老虎,想起高燃进来过,肯定看到了,他的脸色瞬间一阵青一阵红,下一刻就把小老虎丢出去。

    小老虎躺在地上,可怜兮兮的,像他的主人。

    高兴瞪着天花板,不多时他跳下床在客厅,房间,厨房,阳台几处来回走动,意识到一个悲哀的事实,高燃一回来,家里就不冷清了。

    算了,高兴垮下肩膀坐在沙发上,喃喃自语,“算了……”

    那是高燃的感情,他支持不支持都没用,只要还是他哥,不会不要他就行。

    高兴之所以在知道实情后一直纠结,就是怕高燃像那些恋爱中的女人一样,生活中心围着一个男人转,智商直线降低,忽视周围的其他人,不要他了。

    冬天的夜晚,冷风呼啸,吹的人脑壳疼。

    高燃下车往小区里走,脚步突然一停,他没回头,而是给封北打电话,刚接通就挂掉,改成发短信:你别下楼接我,我自己回去。

    封北不放心,拿了外套出门,到门口时顿住,烦躁的点根烟靠着墙壁抽了起来。

    高燃知道封北能控制住自己,不会在收到他的短信后还执意下楼,有人跟踪,他的心里有怀疑的对象,只是找不出动机。

    当天晚上,封北调了小区的监控,没发现线索。

    之后高燃跟封北都有注意言行举止,在外面就是普通的上下级。

    年前高燃接到一通电话,陌生号码,他却一下子猜出对方的身份,“蒋翔?”

    那头没有声音。

    高燃从传来的呼吸声里辫出他的情绪,没想到会在没开口的情况下被认出来,有些惊讶,更多的是疑虑跟揣测。

    蒋翔的声音响起,“对,是我。”

    高燃拿了纸币写下一行字,叫旁边的同事立刻追踪到手机定位,他的话里没有异样,“有事?”

    通过刚才蒋翔电话里说的那几个字,高燃判断他的气息微弱,不均匀,有伤在身,外伤,还是新鲜伤口。

    蒋翔笑着说,“高燃,原来你跟我是一回事啊,不愧是老同学。”

    高燃的瞳孔微缩,眉心蹙紧,什么时候暴露的?他的语调轻松,“你什么意思?”

    “废话就不多说了,”蒋翔不耐,“出来叙叙旧,上次没叙好。”

    他又说,“你一个人来,如果多个人,明天整个A市都会知道,市局大名鼎鼎的封队长是个同性恋,搞的是自己队员,今年才毕业的高材生。”

    高燃的太阳穴抽痛,他冷静开口,“地址。”

    最快小说阅读 M.bQg8.cC

本站推荐:农家小福女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豪婿怪医圣手叶皓轩神级龙卫撒野表小姐婚婚欲睡:顾少,轻一点朝仙道强行染指

我来自平行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谷粒只为原作者西西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西西特并收藏我来自平行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