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96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明克街13号夜的命名术最强战神龙王殿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

新谷粒 www.xinguli.net,最快更新我来自平行世界最新章节!

    封北看了眼杨志。

    共事多年, 有一定的默契, 杨志从封北的一个眼神里读懂含义,他什么也没问,就让队员跟法医出去,随后自己也离开解剖室,并把门掩上。

    封北把快要瘫倒在地的青年捞到怀里, 神色紧张的去摸他的脸, 掌心一片湿热, “燃燃?”

    高燃的眼睛上有汗水,他的眉心紧紧拧着, 胸口大幅度起伏, 看起来极为痛苦。

    封北拍拍青年的后背,唇擦过他的耳朵, 蹭蹭他汗湿的发梢, 沙哑着声音说,“好了, 乖,不看了不看了, 咱不看了。”

    高燃全身的重量都在男人身上,他呼哧呼哧喘息, 一张脸青白交加, 嘴唇发抖,“尸体先、先放着。”

    “行,听你的, 我会跟杨志说。”封北把他拉到背上,背着他走了出去。

    高燃调整过来时,人在旅馆的床上,浑身湿透。

    封北给他买了换洗的秋衣秋裤,撩开他额前的湿发说,“去洗个澡,喝杯水,完了我们再谈。”

    高燃看着天花板,没动弹,“小北哥,你说这世上有绝对的好人跟绝对的坏人吗?”

    封北说,“没有。”

    高燃将视线从天花板挪到他的脸上,绷着的神经末梢变得放松。

    封北挑眉询问,“嗯?”

    高燃张开手臂。

    封北的额角一抽,他弯下腰背,两只大手穿过青年的胳肢窝,轻松将人从床上抱起来,一路抱到浴室的淋喷头底下,陪着冲了个热水澡。

    两人在浴室里待了将近一小时才出来。

    高燃盘腿坐在椅子上擦头发,“小北哥,你给我弄一段张一鸣的录音。”

    封北倒水的动作一停,“录音?”

    “先别问,弄到了我再解释给你听,”高燃胡乱的擦着头发,“要能听见喘息声的,他的喘息声,越清晰越好。”

    封北打了个电话,让局里把昨天上午审问张一鸣时录下的录音截一段发给他指定的邮箱,“抓紧时间,尽快给我。”

    房里传来椅子倒地的声响,封北撂下手机大步进去,看到青年一脸茫然的站在椅子旁边,光着脚。

    封北扶起椅子,“祖宗,你这是唱的哪一出?跟我说说,为什么不穿袜子?”

    “穿了……”

    高燃的话声在看到自己的脚丫子时戛然而止,他没说话,脸上写着五个字“我的袜子呢”?

    封北抬起他的脸,“我是谁?”

    高燃瞥他,“不认识。”

    “不认识?”封北捏他的脸,用手指抵着他的鼻子让他变成猪脸,抿着薄唇憋笑,“快说,你把我媳妇儿弄哪儿去了?”

    高燃抱住男人的窄腰,收紧了力道,“小北哥,我的心里很不安,眼皮也老跳,感觉要出事,每次出现这两种情况,都会出事,没有一次出现过例外,怎么办?”

    封北皱眉,他把脖子里的脑袋推开,“看着我说话。”

    高燃又把脸往男人的脖子里埋,“不看,我脸皮薄,害羞。”

    “害羞个屁!”封北象征性的推推,没舍得用什么力道,他叹气,手掌贴在青年的背上,顺着他的脊骨摩挲,“有我呢。”

    半晌午,张一鸣的录音到了封北手上,他点开给高燃听。

    高燃听完一遍,要求重放。

    封北照做,直到他重放了二十遍,他才开口,“听出来结果了吗?”

    高燃使劲抓头。

    封北抓住他的手腕,“不要抓了,再抓下去,头皮都快抓破了,没听出来就接着听,干嘛自虐啊你。”

    高燃两眼无神,“我觉得自己很笨。”

    封北正在喝水,差点呛到,“别这么说,你要是笨,天底下就没聪明人了。”

    话说完,他的面色漆黑,想起来这话是谁说的了,曹世原以前这么跟他形容过高燃。

    高燃让封北出去,“我想一个人静静。”

    封北说,“我在门口。”

    高燃问他要根烟,“你给我点上呗。”

    “行,你是大爷。”封北拿了打火机给他点烟,“有情况喊我。”

    高燃闷声抽了小半截烟,第二十次听那段录音,着重听张一鸣的喘息声,音质不清晰,所以他才久久都不能下断定。

    封北在门外捏着根烟把玩,不知过了多久,他把烟玩的都快烂了,里面才传出动静。

    高燃让封北给他倒杯水,“我听了将近一百遍。”

    封北把水递给他,“结果出来了?”

    “出来了,”高燃喝口水,心跳的很快,他将整理好的信息全部告诉封北,“张一鸣的胸口有块斑,颜色很深,我透过那块斑听到了嘈杂的声音。”

    封北没出声干扰,沉默着等下文。

    “有沙沙的摩擦声,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地上拖,比较大件,摩擦声里混杂着几串脚步声,有人,不止一个,他们在拖着东西走路,很焦急,期间伴随着女人的声音,她在喊来不及了,来不及了。”

    高燃舔了舔发干的嘴皮子,“那个女人是张一鸣的妻子。”

    封北的眉峰上挑,他很诧异,却还是没有发出声音。

    “我不是说声音很嘈杂吗?除了那些声音,我还听到了喘息声。”高燃说到这里,抬头看向封北。

    封北对上他的眼睛,“是张一鸣?”

    高燃连着喝了好几口水,“对,是他,我最初不是很确定,现在可以确定了。”

    封北沉吟,“所以,你的意思是,张一鸣跟他的妻子一起拖着一样很大件的东西赶路,俩人都很慌乱。”

    他的眼皮猝然一撩,“大件的东西,是人,尸体,碎尸?”

    高燃没说话,沉默等于默认,斑就是最好的证明。

    夫妻俩共同捂住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任由那个秘密在漫长的岁月里悄然腐烂发臭,他们若无其事的活着,心里想着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于是秘密掩藏,催眠成功。

    夫妻之间多出来一条人命,婚姻关系一下子就变了质。

    高燃拧开水龙头往脸上扑水,他想起来了什么,呼吸登时一滞,脚步匆忙的跑出去,门发出哐当一声响。

    封北正想着事,手臂突然被拽,他吓一跳,“干嘛呢?脸上都是水,怎么不擦一下?”

    高燃随便拽着男人的袖子在脸上抹了抹,“声音很年轻。”

    封北没听明白,“什么?”

    “张一鸣的妻子说话时的声音很年轻。”高燃的情绪激动,声音有些发抖,“从她的气息跟音色来看,像是二十岁左右的年纪。”

    他又将范围扩大一点,“绝对不超过二十五岁,我有百分之七十以上的把握,小北哥,你相信我。”

    封北思索着说,“张一鸣的妻子比他小十岁,今年三十九,如果是二十岁上下,那就是十几二十年前,他们没有案底,案子没破的可能性极大。”

    十几二十年前,命案,悬案,碎尸,这几个分散的信息点一连到一起,封北跟高燃不约而同的想到了一个案子。

    虽然全国有多例碎尸案,但悬了多年的并不多。

    高燃心跳的更快了,手心也开始冒汗,“5.12碎尸案的地点也在老城区?”

    封北比他冷静,“嗯。”

    唯一的信息人胡韵五年前就死了,她一死,悬案变得更悬,跟进的警员换了一批又一批,一直找不到线索,没人再去跟进,放弃了。

    高燃蹙着眉心,“张一鸣跟他的妻子老家是哪里来着?他们十几二十年前来过这里?”

    “别急,一查就知道了。”

    封北打了两个电话,一个是给赵四海,说要张一鸣跟他妻子的档案,越详细越好,尤其是年轻时的那部分资料,另一个是给杨志,让他把5.12碎尸案的资料准备一下。

    5.12碎尸悬案距离现在已有十八年,命案发生时,高燃五岁,记忆里搜查不到半点相关的痕迹。

    现在假设张一鸣跟他的妻子是5.12碎尸案的嫌犯,但他们都死了,嘴巴永远闭上了,就算翘开了,也出不来什么东西。

    高燃又去抓头发。

    封北看得眼皮直跳,“不听话,抓吧抓吧,可劲的抓吧,抓秃头了,有你哭的时候。”

    高燃,“……”

    封北刚到局里,赵四海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封队,张一鸣的老家在张家庄,85年搬到保宜县,88年就走了,他的妻子一家在79年过来,也是88年走的,俩人在市里发展的感情。”

    赵四海说,“以前有很多人从乡下来县城务工,多数都是今天来,明天走,少数会多待,却没有定数,所以也不会有什么登记,查起来很费劲。”

    “说重点。”

    “重点就是张一鸣的档案有改动过,他是一个公司老总,各方面都要打交道,跟zf不会没有联系,想做这个事并不难。”

    “所以?”

    “所以查不出来。”赵四海说,“他的妻子也是一样。”

    “哪一年的有改动过?”

    “88年,我这边叫派出所的兄弟走访走访,有新发现再汇报给你。”

    封北问道,“王奇的行踪锁定了吗?”

    赵四海说还没,“我看八成是凶多吉少了。”

    封北说,“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赶紧的,手上的案子有好几个,这边得尽快破案,不能往后拖 。”

    赵四海说,“知道知道,那我就去忙了,回见。”

    封北挂掉电话皱眉沉思,88年,就是碎尸案发生的那一年,哪儿有那么巧的事,这里面有名堂。

    5.12碎尸案的案宗上面已经盖了一层灰,杨志又是吹又是擦,案宗才稍微干净些。

    “头儿,你过来不是来抓捕王奇的吗?”

    封北翻着案宗。

    杨志自顾自的说,“今早王奇那个案子的受害者家属死在老城区,郑局知道了,让我交代下去,整个队里的成员都会全力配合,可是头儿,这跟5.12有什么关系?”

    封北一页页翻看,“有没有关系,现在还不能确定,要线索。”

    杨志听的一头雾水,“5.12要是有线索,哪怕就一条,也不至于悬了快二十年。”

    封北把当时拍的那些照片倒出来,一张一张的看,有尸块跟装尸袋的特写,街道,地面等环境记录。

    “高燃人呢?”

    杨志说不知道,“刚才还在门外呢,现在……”

    他接了个电话,脸色一变,沉声说,“头儿,有人报案,说在运河西边发现一具男尸,根据现场民警的描述,死者就是王奇。”

    王奇的身上有多处刀伤,致命伤在胸口,他跟张一鸣无关,也有关。

    凶手是那几个拿钱办事,lj张一鸣妻子的人,王奇所谓的兄弟。

    事发之后,王奇在内的一伙人揣着钱逃命,想等风声过去再出来潇洒,这事儿也不是头一回干,避避风头就行。

    却不料没两天,一伙人就听到道上有风声,说王奇要自首,将他们卖给警方。

    几人都是些混混,没什么文化,一下子慌了神,管不了那么多,他们为了以防万一,没跟王奇对峙,直接就下了毒手。

    那通电话最终被查出来是来自A市,就在张一鸣的小三家附近。

    张一鸣借刀杀人,一石三鸟,利用小三的妒恨来摆脱妻子,用几条鲜活的生命来迎接他快要出世的孩子。

    可惜他还是没有那个福气见到孩子一面。

    张一鸣妻子的案子牵扯出来两条人命,一个是王奇,一个是他自己,他是谁杀的,为什么来县城?

    如果要见的不是王奇,那会是谁?凶手?

    以张一鸣的心机,除非有不得已的理由,不然不会在这个节骨眼上有所行动。

    张一鸣妻子跟王奇的案子都了结了,张一鸣的还没有,却无从查起,他被害当晚的车停在现场外150米左右,周围没有勘察出线索。

    张一鸣的案子归县城公安局管,赵四海带人回了A市,封北还在县里,5.12是他接手的众多案子里面,唯一至今没有破的,在他心里留了个疙瘩。

    两天,封北给自己两天时间,如果依旧没有进展,他就丢下案宗回去。

    封北在街边找到高燃,“你蹲这儿干嘛?”

    高燃看着鱼缸里的小金鱼,撇撇嘴说,“我想买鱼。”

    封北愣了半响,“买,回去买。”

    高燃站起来,“什么时候回去啊?”

    封北给他拽拽身上的外套,“怎么?有心事?”

    高燃呼吸着混杂汽车尾气的冷空气,“不安啊,跟你说过的,我心里不安,不想待在这里,想回家。”

    封北说,“要不给你家里打个电话?”

    “不打,”高燃说,“腊月二十六我爸生日,我请假回去一趟,你跟我一块儿去,好好表现。”

    封北算算日子,还有一个礼拜多两天,有时间准备。

    回了旅馆,封北点根烟,研究5.12的案宗。

    高燃吃完一个大柿子,心情好了点儿,他凑过来,拿起一张照片看,“这是装碎尸的袋子?”

    封北说,“对。”

    高燃把照片拿近一点,眼睛凑上去。

    封北整理整理照片,“看出来什么了吗?”

    高燃压下心头那股子怪异的感觉,“这袋子的花纹一看就不是市场上卖的那种。”

    “是吗?”

    封北把烟灰弹到垃圾篓里,“那时候你才多大,五岁,你知道?”

    “我奶奶会编,我见过,有一点印象,”高燃又去看照片上的袋子,说出自己的推测,“命案发生的突然,凶手把尸体砍碎后急于扔掉,就随便拿了家里的袋子。”

    他想了想说,“还有一种可能,凶手以为这种花纹的编法很常见,这种可能对应了两点,一,凶手年龄不大,二,袋子不是他编的,是家里的长辈编的,所以他不了解。”

    封北揉揉额头,“这案子隔的太久了,案发当年我才十四岁,要是晚个十年,我第一时间接手,兴许还能找到线索。”

    高燃说,“既然你都明白,那还查什么?”

    “我给了自己两天时间。”封北说,“杨志在调查张一鸣的案子,两天没准儿会有眉目。”

    高燃把那些照片全看了一遍,头疼,“我想去帅帅家。”

    封北握住他的手拿到唇边亲了好几口,做标记似的用牙留下一个很深的印子,“去吧,别待太晚,走之前给我打电话,我去接你。”

    冬天日照短,高燃去时,天光已经昏暗。

    巷子里有个人在铲雪,高燃嘴里的“陈叔叔”正要蹦出来,就听到那人说,“小燃,你来找帅帅?他跟他爸出门了。”

    高燃走近点,这才知道中年人的身形宽很多,发量也多,不是陈书林,是他大哥陈书为。

    贾帅家是三家一起住,一左一右是大伯二伯,他家里小,地方不大,楼上一间,楼下一间,带个小厨房,其他两家要宽敞一点点。

    这种不分家的情况□□十年代要多一些,现在很少见了。

    高燃去了贾帅的大伯家,从小到大,他来这边的次数不超过一只手,记忆模糊。

    陈书为拿着一盒花生牛奶过来,“小燃,你在屋里看什么?”

    高燃指着压在玻璃底下的一张老照片,上面是两个年轻人,女的留着两个□□花辫子,模样清秀,男的穿着汗衫,斯文端正,“大伯,这个是叔叔跟帅帅他妈?”

    陈书为凑近点,“是啊,那时候俩人的感情好着呢。”

    高燃没听帅帅讲过,“后来呢?”

    “后来啊,”陈书为的眼中浮现一抹回忆之色,“后来你陈叔叔上外地读书,俩人就那么散了。”

    他满脸笑意,“不过缘分的事,说不准,你陈叔叔还是跟帅帅他妈走到了一起,他跟帅帅的感情也好,情同父子。”

    高燃在一堆照片里找到了帅帅,“大伯,帅帅他爸是哪一年去世的?”

    陈书为说,“好像是87年,他卖鹅不但在秤上面做手脚,还给鹅喂沙子,被人给打了一顿,回来没几天就死了,要我说,他就是被自己那些小聪明害死的,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不老实做人,偏要搞歪门邪道,帅帅要是在他手里,不可能有今天的作为。”

    他的字里行间都是鄙夷,甚至有些厌恶。

    高燃哦了声,“陈叔叔88年就跟帅帅他妈在一起了吗?”

    “89年吧,那一年我不在县里,回来过年才知道的。”陈书为把花生牛奶递过去,“小燃,这个拿去喝。”

    高燃没跟陈书为聊多久,就听到外头传来话声,贾帅跟陈书林回来了。

    贾帅把高燃带到自己的房间,给他吃的喝的。

    高燃没在堂屋看到那张遗像,他心里有点纳闷,不答反问,“帅帅,你想你妈妈吗?”

    贾帅放下手里的书。

    高燃奇怪的问,“干嘛这么看我?”

    贾帅不答,只是说,“为什么突然提她?”

    高燃实话实说,“我没看到你妈妈的遗像,想起来了就问一下。”

    贾帅看着他的眼睛,似是在判断他有没有扯谎,“要卖房子,遗像收起来了。”

    高燃往嘴里丢了两个梅肉,“你想不想她?”

    贾帅拿起书,视线落在那些小字上面,“她离开人世,很快乐,如果我想她,她地下有知,会挂念我,就不快乐了,所以我不想她。”

    高燃鼓着腮帮子,一瞬不瞬的看着台灯底下的发小。

    贾帅伸出一只手在高燃眼前晃晃,又用手去戳他的腮帮子。

    高燃快速吃掉梅肉,吐掉嘴里的半个壳,他叹口气,“帅帅,我觉得我很不了解你。”

    贾帅又一次放下书,这回没再拿起来。

    “我也不了解你。”他说。

    夜里,高燃惊醒了,他睁大眼睛,一声一声喘息,汗如雨下。

    封北开了灯,把他捞到怀里摸摸抱抱,“做噩梦了?”

    高燃推开封北坐起来,一边找衣服一边说,“我要去看张一鸣。”

    封北把人拽回被窝,没好气的说,“三更半夜的,你不睡觉,去看什么尸体?明早去。”

    “不行,我一定要现在去,”高燃吞咽唾沫,嗓子干哑,“我要再看一次张一鸣胸口的斑。”

    封北盯着青年看了几秒,起身给他拿衣服。

    凌晨两点四十五,工作人员将张一鸣的尸体从冰柜里搬了出来。

    现场只留下封北跟高燃,前者叼根烟提神,后者没有一眼不眨的看着那块斑,而是杵着不动。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两点五十,三点,三点十分,封北把黏着嘴皮子的烟扯下来,“走了。”

    高燃没动。

    封北在旅馆就发现他不对劲了,死活要来,来了又不上前,明显的纠结,挣扎。

    斑就高燃一人能看见,封北只能通过他的描述来做猜想,有心无力。

    “不想看就回去,明天再说。”

    封北顿了顿,“其实你看不看都不重要,你已经有答案了。”

    高燃的脸色发白。

    封北说,“你在逃避。”

    “有不想面对的现实,就下意识的退缩,但又过不了心里那道坎,所以很矛盾。”

    高燃的身子一震,他垂着头,沉默许久,“我睡着觉,迷迷糊糊的听见了那些嘈杂的声音,就在我的耳朵边,袋子拖在地上的沙沙摩擦声,张一鸣的喘息,他妻子催促的话声,这些都很清晰。”

    封北看他又不说话了,就替他往下说,“除了张一鸣跟他的妻子,还有第三人在场。”

    高燃用手捂住脸,大力搓了搓,他动着嘴皮子,想说什么,又迟迟没有说。

    封北去把门关上,“第三人是谁?”

    高燃的眼睛发红,艰难的从说出一句话,“是帅帅的妈妈。”

    封北满脸惊诧。

    高燃有些语无伦次,“我听见了她的呜咽声,很细微,就一声,她也在拖着很重的东西走路,惊慌之下摔了一跤。”

本站推荐:农家小福女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豪婿怪医圣手叶皓轩神级龙卫撒野表小姐婚婚欲睡:顾少,轻一点朝仙道强行染指

我来自平行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谷粒只为原作者西西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西西特并收藏我来自平行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