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97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明克街13号夜的命名术最强战神龙王殿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

新谷粒 www.xinguli.net,最快更新我来自平行世界最新章节!

    长久的死寂过后, 封北沉声开口, “这个案子你别管了,回A市去。”

    高燃猛地抬起头看向男人,“为什么?”

    封北反问,“原因你自己不知道?”

    高燃面不改色,“我不知道。”

    封北皱起眉头, “我不想跟你闹, 听话, 明天一早我让小赵送你回去。”

    高燃执拗的说,“我不走。”

    他咽了咽唾沫, “就算帅帅的妈妈也参与了, 但这跟帅帅有什么关系?他那时候只是个五岁的小孩子,什么都不懂。”

    封北的言词犀利, “有没有关系, 你的心态都出现了问题。”

    高燃感觉自己无处遁形,他偏过头, 不跟男人锋锐的目光对视,“我可以用平常心来把事情调查清楚。”

    封北捏住他的脸让他面对着自己, “在你说这句话的时候,你已经没有了平常心。”

    高燃拨开脸上的手, 无处遁形的感觉再次将他笼罩, 他在自我保护意识之下说,“别弄的跟有多了解我似的,你又不是我, 怎么知道我心里……”

    封北铁青着脸打断,“非要跟我闹是吧?”

    高燃委屈的撇嘴,“我没有。”

    “没有?没有你刚才往我心口上扎针?好玩儿呢是吧?妈的,我不了解你?我要被你气死了!”

    封北暴躁的来回走动,“现在只是刚冒出一个头,还没开始拽,你就跟我闹,后面真拽出了东西,你岂不是要跟我打起来?”

    高燃重复的说,“我没有。”

    封北深呼吸,他走到青年面前说,“那就听我的,这个案子你别再跟了,要是你不相信我,我也可以不跟,我让杨志来。”

    高燃看着男人,“小北哥,我就帅帅一个从小走到大的兄弟,但凡是跟他有一点关系,我都不能不管。”

    封北也在看他,半响沉着脸低声说,“别让我发现你动不该动的心思。”

    高燃摁了摁眼睛,“嗯。”

    封北说,“先回去。”

    走到门口时,高燃说,“我想再确认一下。”

    封北知道高燃还抱着一丝侥幸的心理,不想面对,害怕面对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逃避,很多事上面都这样,不光是他,多数人都会如此。

    逃避不了的时候,就想着会不会是自己看错了,听错了,弄错了,反正就是不肯接受现实,偏要把自己逼到一个难堪的绝境,不得不去接受。

    “去吧,你去确认。”

    高燃转身走到尸体面前,他重重抹把脸,冷静下来后死死盯着那块斑看。

    没过多久,封北听到背后传来响动,他立即转头,几个阔步过去,将头疼到虚脱抽搐的高燃背起来离开现场。

    高燃的脑袋搭在男人肩头,气息虚弱,特可怜,“哥,我的头好疼。”

    封北冷哼,“疼死算了。”

    高燃把一脸的冷汗蹭在男人的背上,“我死了,你怎么办?”

    封北拐弯,步伐平稳,气都不带喘的,他将背上的人往上托托,“你前脚走,我后脚跟着,省得你去祸害别人。”

    高燃做了个吞咽的动作,“我想吐。”

    封北一张脸黑漆漆的,作势要把人扔地上,“你敢吐一个试试。”

    高燃亲亲男人的耳朵,“不是,我是真的想吐,胃里难受。”

    封北的心情登时阴云转晴,“吐吧,直接吐。”

    高燃感动的要命,下一刻就听到男人说,“衣服你洗。”

    那点儿感动瞬间烟消云散。

    封北去派出所调了贾帅一家的档案,他没瞒着高燃,当着面儿查看。

    高燃也看,在这期间他没有任何反常的行为,该干嘛干嘛,直到封北提出要去贾帅家走走,他隐藏的情绪才露出马脚。

    “我去。”

    “你去?”封北把烟盒往桌上一丢,“说说,你去干什么?陪贾帅吃喝?”

    高燃噎住。

    “贾帅的妈妈,张一鸣,他的妻子,这三人共同的联系就是那起碎尸案,张一鸣很有可能被杀人灭口。”封北纠正,“应该这么说,是他想杀人灭口,却被对方发现了,做了他想做的。”

    高燃拿走男人嘴边的烟抽了起来。

    “贾帅的妈妈生前没离开过县城,碎尸案就是在这里发生的,二十年以内的所有碎尸案的案宗我都看了,符合的就那一个,错不了。”

    封北敲点桌面,“这次因为一起发生在A市的恶性lj案扯到保宜县的5.12碎尸案,我看是老天爷的意思,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高燃说,“三个嫌|犯全都已经不在了。”

    封北懒懒的抬了下眉眼,“显而易见,还有第四人,否则张一鸣不会死。”

    高燃一口气卡在嗓子眼里,他呛到了,弓着腰背咳的脸通红,身子都在抖动,“不可能!就三个,我只听见了三个人在场的声音!”

    封北站起来,绕过桌子拍拍青年的后背,“你激动什么?”

    高燃把烟摁灭在桌上,“我没激动。”

    “不诚实,”封北的拇指按住他的眼角,将流出的生理性泪水擦掉,“抽烟的时候走神,咳的眼泪都出来了,不像你,平时没见你这样过。”

    高燃抓住男人的手掌,指腹磨||蹭着他掌心里的厚茧,“小北哥,只有三个人在场,没有第四个。”

    封北说,“一开始你只听见了两个人。”

    “是,一开始我没有听到那声呜咽,以为就只有张一鸣跟他的妻子,”高燃抿抿嘴角,“可是我确认过了,没有第四个。”

    封北说,“那你告诉,张一鸣为什么会死?”

    “我不知道。”高燃抓住男人手掌的力道收紧,脖子上的青筋都出来了,“你不信我?”

    封北勾唇,“我信。”

    高燃的脸色缓和了许多,他任由男人在自己的脸上留下几个口水印子,“那好,我去帅帅家。”

    封北揉揉他的头发,“你太紧张了,别三句不离5.12碎尸案跟88年这几个信息点。”

    “我不会露出破绽的,”高燃说,“我走了,别等我吃午饭,我要在帅帅家吃,他下午回学校,我送他,回头再给你打电话,你少抽点烟。”

    张一鸣的死,就像一根刺,扎在高燃的脑子里,还有第四个人,封北说的没错,他也清楚,只是不敢去猜想。

    封北望着青年的身影摇摇头,傻孩子,你已经露出破绽了,只是你那个城府很深的发小装作不知道而已。

    算了,随机应变吧,说不准能歪打正着。

    封北甩出一根烟,正要点的时候又把烟塞回烟盒里面,他翻翻口袋,蹲在垃圾篓面磕了一把瓜子,烟瘾淡了一点点。

    一路上,高燃想了很多,到贾帅家门口时,他踌躇不前。

    “高燃。”

    门口响起贾帅的喊声,高燃下意识的将脸上的表情整理了一番,他笑眯眯的抬起手挥挥,“诶!”

    贾帅手插着兜走过来,“我去超市买味精。”

    高燃说,“我跟你一起去吧。”

    巷子里逼仄,潮湿,高燃仰头看一条狭长的阴暗天空,记忆里某些熟悉的东西在这一刻翻涌了上来。

    “票买了吗?”

    “没有,”贾帅说,“现在好买票。”

    高燃哦了声,他将视线转移到发小的身上,“帅帅,你要好好考试,不要分心。”

    贾帅的脚步一停。

    高燃也停下来,他侧头问,“怎么?”

    贾帅摇头,“没什么。”

    高燃在某些时候很迟钝,而有些时候又异常敏感,譬如此刻,他知道刚才发小扯了谎,是因为那句话。

    好好考试,不要分心,很平常的一句话,问题在说话的人身上。

    陈书林也这么跟帅帅说过。

    这是高燃的猜测,但他不明白帅帅那一两秒的停顿是出于什么原因,总之不是单纯的惊讶。

    高燃留下来吃午饭,意料之中的事。

    陈书林找来酒精烧炉子锅,准备了不少菜,荤的素的都有,“青菜是帅帅大伯家种的,可惜几场大雪下来,菜没剩下多少,这是最后一点。”

    他一边说,一边把装着青菜的塑料篮子放到桌前的椅子上,“小燃在市里吃的都是买的菜,打过农药的,最好在每次买回来后用淘米水泡泡。”

    “对啊,菜连个虫眼都没有,要用淘米水泡是吗?我记着了。”高燃忽然说,“陈叔叔,我给你把袖子卷一下吧。”

    陈书林说,“不用了,我自己来就行,你去喊帅帅吧,锅里的粉丝已经熟了。”

    高燃没再多什么。

    陈书为的老婆去走亲戚了,他一个人在家,准备吃昨天的剩饭,陈书林把他叫来了,桌上的四人围着炉子锅,边吃边扯闲篇。

    “书林啊,你真要卖房子吗?”陈书为捞了一些豆芽到碗里,“按理说,这个事儿跟我们没什么关系,但大家一起住了大半辈子了,陌生人搬进来,到底还是会不方便。”

    陈书林把有点皱的桌布拉拉,“我跟帅帅商量了,房子先搁着,以后再说。”

    “那好那好,”陈书为满脸红光,“要我说啊,县城的房价肯定是要涨的,将来我们兄弟几个买了商品房,就把这个租出去,靠收租赚钱。”

    自以为小算盘打的响亮,他完全没想过,到了县城的房价上涨的那天,还有什么地方不涨,哪儿来的钱买商品房。

    陈书林发现贾帅一直在吃面前的粉蒸肉,他说了句,“多吃点青菜。”

    贾帅改为夹青菜。

    高燃将这一幕看在眼里,默不作声的继续吃喝。

    陈书为喝的老村长,一杯下肚,他的舌头就捋不直了,“书林,你读了那么多书,又是专家,在研究所上班,怎么日子过的还没我这个靠退休金的舒坦?你这些年赚的钱呢?就算再大手大脚,一套房子还是有的。”

    “更何况你总是紧巴巴的过日子,帅帅还半工半读,你的钱弄哪儿去了?该不会真的在外面有相好的吧?”

    陈书林拿走陈书为面前的酒杯,“大哥,你别喝多了,不然大嫂回来,要说我的不是。”

    “再喝两口,我也就是趁你大嫂不在的时候喝,”陈书为打了个酒嗝,他望着对面的青年,神色恍惚,“文英……”

    桌上的气氛骤然一变。

    陈书林把碗筷往桌上一扣,“大哥,你喝醉了。”

    陈书为这才回过神来,尴尬的摆手,“是醉了,书林,对不住啊,大哥喝多了。”

    他摇摇晃晃的站起来,满脸的不自在,眼睛都不敢看对面的贾帅,“帅帅,小燃,你们慢慢吃。”

    陈书为一走,桌上的气氛渐渐好转,却回不到最好的时候。

    没一会儿,陈书林就放下碗筷离桌,说是有报告要看,他的情绪不怎么高,也有些心不在焉,走路时佝偻着背,背影孤独。

    一直没出声的贾帅给高燃捞羊肉卷,“你今天很安静。”

    高燃苦哈哈的说,“舌头烫到了。”

    贾帅蹙眉,“我看看。”

    高燃伸出舌头。

    贾帅凑近,轻声说,“红了,没有起泡,你别吃太热的,放会儿再吃。”

    高燃看着近在咫尺的脸,帅帅长的像妈妈,很像很像,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他以前还拿这事儿说过,也好奇帅帅的爸爸长什么样子,就是记不住,没印象,也没见过照片。

    贾帅直起身子说,“别发呆,把碗里的羊肉吃掉。”

    高燃啧了声,“吃不下了。”

    贾帅闻言就把他的碗端到自己面前,垂头将碗里的羊肉跟没吃完的肉丸子吃掉。

    高燃想起当年试探大姨跟蒋翔时的一幕,这次是帅帅,感觉很难受,他不想把警校学的那一套用在身边的人身上。

    贾帅把高燃的碗清空,问道,“喝汤吗?”

    高燃看着别处,“对不起。”

    贾帅似是没听清,“什么?”

    “我是说啊 ,”高燃扭过头,笑着把一条手臂搭在发小的肩头,“你大伯说的有道理,你爸很节省,你又这么拼,大学以后就不花他的钱了,他这些年怎么也该存了一些钱,房子的首付都拿不出来,真没在外面找相好的?”

    贾帅拿一张纸巾给高燃,一边抚平包装袋一边说,“找不找都是他的事,看他自己,我无所谓。”

    回答的巧妙,避过了最大的那个问题。

    高燃接过纸巾擦擦嘴,笑着说,“这一点你跟高兴的态度挺相似的,你们没准儿能成好朋友。”

    他把纸巾抛到垃圾篓里,“帅帅,下午几点的车,我送你去车站。”

    贾帅说,“两点二十。”

    “那准备准备就要去车站了啊。”

    高燃给封北发短信,问吃没吃饭,吃的什么,他刚要把手机收口袋里,一个电话就打过来了。

    高兴在那头说,“奶奶过世了。”

    高燃立刻起身,“什么时候的事?”

    “就在刚才,”高兴顿了一下说,“太突然了,我以为还能再过两个年。”

    高燃拿着手机的手微微发抖,脸上没有血色,“我爸妈给你打电话,却不给我打。”

    “不是,”高兴说,“大伯大妈没给我打电话,是我正好回来了。”

    高燃吸吸鼻子,哑声说,“那你照顾我爸妈,我马上赶回去。”

    老太太八十七岁,算是高龄,长寿,走时也没受什么折磨,是喜丧,一切都用红的,不用白的。

    高燃跟着家里人一起处理奶奶的后事,送奶奶最后一程,感觉是在做梦。

    几年前贾帅的妈妈去世,他没有哭,很平静,高燃跟他说,想哭就哭,不要憋着,但他还是没有流泪。

    人都会死,只是有早有晚,谁也不会例外,没有什么好悲伤的,这是自然规则,这是贾帅的人生观,高燃却依旧做不到那么平静,永远都做不到。

    身边的人一个个离去,那种感觉很无力,什么也做不了,只能去被迫接受,学着慢慢遗忘,遗忘不了,就时常拿出来回忆,一辈子就这么着了。

    在这个世上,亲戚间的来往要么是春节,要么是红白喜事,来送份子钱,老太太的后事是在A市办的,亲戚们来的不多,就凑了两桌,简单吃了个饭送她走。

    高建国从国外飞回来,紧赶慢赶,还是没赶上赞礼。

    高燃觉得奶奶走的并不安详,因为她这一生最喜欢的小儿子来晚了。

    高建国不是一个人回来的,还带着他怀着二胎的妻子,跟他三岁的宝贝女儿。

    两家人在饭店里订了位子,吃了顿饭,你敬我一杯,我敬你一杯,我们一起喝一杯,满是世俗的客套。

    高燃跟高兴躲在洗手间里吞云吐雾。

    高兴不喜欢烟味,抽了几口就夹在指间,忍受着洗手间里的脏臭说,“他喜欢女儿,我知道。”

    高燃靠着墙壁,单手揉揉布满红血丝的眼睛,“你这张脸比哪个女孩子都要精致,跟个洋娃娃一样,真的,特别漂亮。”

    高兴这次没跟他发火,只是凉凉的说,“再精致也是儿子。”

    高燃开玩笑,“咔嚓掉呗。”

    “咔嚓个屁,别人不爱我,我就更得爱自己,加倍多倍才对得起我这条命,”高兴颇有感悟的说了一句,瞥见身边的人靠着墙,就伸手去拽,“墙上多脏啊,你靠上面干嘛?恶不恶心啊你。”

    高燃甩开他的手,“我烦着呢。”

    高兴的衣服碰到墙壁,他厌恶的抽一口凉气,别扭的安慰,“我知道奶奶走了,你心里难过,可生老病死是人之常情,况且奶奶活到岁数已经很难得了,我想都不敢想自己能活到八十多岁,你想开点,别跟自己较劲。”

    高燃弹弹烟灰,“不光是奶奶,还有别的事儿。”

    高兴眯了下好看的眼睛,“你跟那个老男人吵架了?你们要分手?”

    “我怎么觉着你快笑出声了啊?”高燃斜眼,“让你失望了,我跟他好得很。”

    高兴的脸一黑。

    高燃说,“就快过年了,奶奶没等到。”

    “就算过了这个年,还是要走,没什么区别。”高兴的视线落在脏兮兮的地面上面,他的头皮一阵发麻,鸡皮疙瘩起了一层,受不了的贴近高燃,“走了,出去吧,这里太脏了。”

    高燃拿出震||动的手机,示意高兴别嚷嚷,他调整了下气息,“喂,帅帅,考完几门了啊,考的怎么样?”

    “考了三门,还不错,”贾帅说,“你还好吗?”

    高燃说还好。

    贾帅没有让他节哀,这两个字毫无意义,“你要在家里住几天?我考完试去找你。”

    高燃叹口气,“还不知道。”

    话落,他听见贾帅那边有女孩子的声音,软糯糯的,“帅帅,那就这样吧,你忙你的,回头再聊。”

    贾帅说,“晚上打给你。”

    高燃将电话挂断,对着手机发呆。

    高兴把高燃胸口的一点儿烟灰拍掉,赶紧去水龙头那里洗手,“你在搞什么?魂呢?跑没了?”

    高燃把烟头掐了,“跟你说了,你也不懂。”

    高兴扯唇,“切。”

    “案子的事儿?那个我是不懂,我也懒得懂。”他擦着手上的水,“真不知道你一天到晚的纠结案情有什么意思。”

    高燃说,“我还觉得经营餐厅没意思呢。”

    高兴微笑,“是没意思,所以我没怎么经营,只是随便玩玩。”

    “……”

    高燃让高兴先进包间,他在走廊上拨了个倒背如流的号码,心里头烦,不知道说什么,就是想听听男人的声音。

    第一次没人接,第二次响了有一会儿才接通。

    这种现象很少见,高燃的电话几乎都是一打就通,他捏捏手指,问的很小心翼翼,“小北哥,是不是碎尸案查出来了什么东西?”

    封北说,“我在A市,案子是杨志的人在秘密调查,我没接到消息,应该是还没有查到新的线索。”

    高燃一愣,“你不是在县城吗?怎么回A市了?”

    封北沉默了几瞬,“我刚从医院出来。”

    高燃很快就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你妈妈的病情加重了?”

    封北说,“医院找到我,说她就是这几天的事。”

    高燃一脸吃惊,“不是说能活到年底吗?”

    “医生不是大罗神仙,只是给个大概的时间。”封北点根烟,“再说了,今天腊月十五,四舍五入也算是年底了,差不了多少。”

    高燃的后脑勺挨到冰冷的墙壁,“小北哥,你有没有把事情的真相告诉你妈?”

    封北说,“告诉了。”

    高燃立马问,“她信了吗?”

本站推荐:农家小福女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豪婿怪医圣手叶皓轩神级龙卫撒野表小姐婚婚欲睡:顾少,轻一点朝仙道强行染指

我来自平行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谷粒只为原作者西西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西西特并收藏我来自平行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