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98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明克街13号夜的命名术最强战神龙王殿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

新谷粒 www.xinguli.net,最快更新我来自平行世界最新章节!

    封北说了什么, 高燃呆住, 直到高兴出来喊他的名字,他才回神,那头已经挂了。

    不信,封北是这么说的。

    高燃抹把脸,觉得可笑, 但他脸上的肌肉僵硬, 怎么都扯不出一个笑容。

    两种可能, 一是真的不信,认为是假的, 二十多年的隔阂跟疏离让方如意再难去亲近, 去理解儿子,二是她不愿意相信, 不想面对自己这辈子犯的最大的错误。

    无论方如意是哪一种情况, 都伤到了诚心跟她坦白的儿子。

    晚上高燃躺在床上,视线四处扫动, 发现房间里的摆设跟他离开前一样,这个家还是他的家, 爸妈没有把他剥离出去。

    高兴带着一身水汽上床,“大伯大妈竟然没打断你的腿在, 真是稀奇。”

    高燃没搭理。

    高兴拿起枕头闻闻, 只有洗衣液的香味,没有其他味儿,他把枕头丢回原处, 头压了上去,“你有种啊,敢出柜,这么大的事儿都不跟我说,有种。”

    高燃翘着腿说,“我这情况一天一夜都说不完,别在我这儿来劲了,没门。”

    高兴单手撑着头,“他有什么好的?”

    “这个问题我不想跟你讨论,你对他有偏见。”高燃拽了被子盖到身上,两眼一闭,开始酝酿睡意。

    “偏见?我是就事论事,他的年纪比你大,受过很多伤,老了肯定一身病痛,你要是跟他一直走下去,将来你要伺候三个老人,有你受的。”

    高兴嗤了声,“还不如那个贾帅,起码跟你一样大,你们可以一起变老,而不是一个可悲又可怜的看着另一个慢慢老去。”

    高燃在被窝里踢他一脚,“说什么呢乱七八糟的,赶紧睡觉!”

    “说到痛处了吧。”高兴冷哼,“鬼迷心窍了你。”

    高燃给封北发短信,那边电话打过来了,他躲被窝里接,没再提方如意的事情。

    封北问了高燃家里的情况,知道都还好后松了口气。

    两人吃住在一起,办公在一起,却不但没有产生丝毫的厌倦,无趣,还觉得时间给的太少。

    封北听到了点响动,“燃燃,你跟谁在一起?”

    高燃说,“高兴在我边上。”

    封北的声音拔高,“你俩睡一个床?”

    高燃尚未说话,高兴就抢走手机,语气冷傲,“怎么,我跟他一直睡一个床,不行啊?”

    封北鄙视,“二十多了,还跟你哥睡,没|断||奶?”

    高兴的脸皮燥热,他冷冷的说,“一个电话打了快两个小时,真不知道是谁没断||奶。”

    “是我,我没断||奶,”封北叹息,“离开你哥一天,我就浑身不得劲,这两天你帮我看着点他,辛苦了啊,弟弟。”

    高兴的脸冷一阵青一阵红,他捂住手机对高燃说,“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绝了。”

    高燃憋着笑拍拍他的肩膀,“你还是太||嫩,要多磨练磨练。”

    高兴把手机丢给他,气的周身冒冷气。

    高燃拿起手机,趴在被窝里笑问,“小北哥,你在家里?”

    “办公室,晚上不回去了,随便凑合着睡,”封北揉着额头,“有点儿事。”

    高燃皱眉,“别一根接一根的抽烟。”

    封北连忙把嘴边的烟拿掉掐灭,脸不红心不跳的说,“我没抽。”

    高燃笑呵呵,“我信你。”

    封北刚要说话,就听到他来一句,“才有鬼。”

    “……”

    封北故作严肃的说,“有啊,怎么没有,你见过的。”

    高燃浑身发毛,“挂了挂了!”

    “好了,不逗你了,被子卷好,别被你弟抢走。”封北顿了一两秒,低声说,“媳妇儿,我想你。”

    高燃拿着手机,脸上是一片火烧的红,就连脖子都红了。

    高兴抖抖被子,“去拿扫帚进来扫一下地。”

    高燃把手机放床头柜上,“大晚上的,扫什么地啊?”

    高兴说,“我掉了很多鸡皮疙瘩。”

    高燃抽抽嘴,“羡慕,你这纯碎就是羡慕。”

    “我羡慕什么?你们谈个恋爱,跟地||下||党似的小心谨慎,都不敢在大街上牵手,有什么好羡慕的。”高兴自知说错话,他闭上嘴巴不再开口。

    “都是形势所逼啊。”

    高兴听到耳边的声音,他侧头,眼神很不可思议。

    “干嘛?你以为我会抑郁?会难过?还是会红个眼睛,掉两滴泪?”高燃笑了笑说,“不能在大庭广众之下秀恩爱,不能大大方方对着亲朋好友介绍说这是我的爱人,偷偷牵个手看到有人来就赶紧松开,确实挺遗憾的,不过,两个人都好好的,比什么都重要。”

    高兴怔怔的看着他。

    高燃把高兴的头发揉成鸡窝,“这就是爱情,你还没遇到,等你遇到了,就会知道是怎么回事。”

    高兴搓搓胳膊,真够恶心的,他才不要遇到。

    高燃睡前一直没等到贾帅的电话,说要给他打,估计是给忘了,他打过去,那边提示已关机。

    高兴睡的不好,没睡着的时候眼皮直跳,好不容易睡着了,又被热醒,他烦躁的说,“你往你那边去去。”

    旁边跟个火炉似的,没回应,人也没动弹。

    高兴准备把人推远点,手碰到他的衣服,湿湿的,眼睛一下子就睁开了,“哥?”

    高燃紧闭着眼睛,浑身湿透,他在做梦,梦里遇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两只手握成拳头,眉心紧紧拧着,神色惊慌,焦躁。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走开……快走……我叫你快走,你听见没有?快走!快啊!”

    高兴把灯打开,拍拍青年的脸,一手都是汗,他又拍,力道加重了一些,紧张的喊,“哥,你醒醒。”

    高燃睁开眼睛,一脸茫然,不知道自己睡在哪张床上的样子。

    高兴吸口气,“我是谁?”

    高燃继续茫然,“你是谁?”

    高兴夸张的惊叫出声,“完了,傻了,我去叫大伯大妈。”

    高燃扯他的手,“叫屁。”

    高兴嫌弃的拽了湿纸巾擦手,“睡个觉出这么多汗,脏死了,快去洗澡,把你身上的脏衣服换掉。”

    高燃无视,“把我叫醒干嘛?一个人不敢上厕所?怕镜子里出现一个红衣女鬼?”

    “哥哥,明明是你把我吵醒的好吗?”高兴好奇的问,“喂,你做什么梦了?把你吓成这样,还一个劲的说梦话。”

    高燃吞咽口水,喉咙干涩,“我说什么了?”

    高兴把纸巾揉成团丢垃圾篓里,没丢中,他装作没看见,“你的声音很小,我听不清。”

    高燃长舒一口气。

    高兴捕捉到了,“有心事。”

    高燃撩开被子坐起来,“一直有。”

    高兴戳他的后背,“说说。”

    “没法说。”

    高燃麻利的冲个澡回床上,一身汗冲掉了,顺便带走了睡意,他随便找本书翻,看一眼发现是司法,又丢了换了本别的。

    高兴离他远远的,“床单湿了一块,你就这么睡?不换掉?不嫌脏?”

    高燃慢悠悠的说,“我躺的是湿的地方,跟你没关系,你睡你的,不用管我。”

    “我才懒得管你!”高兴翻过身背对着他。

    高燃的睡意全无,他把两只手从被窝里拿出来平放在腹部,十指的指缝交叉着,右手拇指不停点在左手拇指上面,心烦气躁。

    为什么会做那个梦?那是什么?

    房里陷入寂静。

    过了许久,高燃听到身边响起声音,“哥,有事可以跟我说,我会帮你,竭尽所能的帮你,我说到做到。”

    高燃心里感动,上辈子他活到二十六岁,跟高兴没打什么交道,也不看财经相关的东西,只听爸妈说高兴在国外开什么公司,是赫赫有名的青年才俊,他觉得有出息,骄傲,自豪,也会祝福,更多的是陌生。

    这辈子真的不一样了。

    第二天早上,高燃在房间里磨蹭半天才出来,在自己家,跟个外人似的拘谨。

    高兴考完试了,闲人一个,不看书也不管餐厅的生意,吃饭,打游戏,睡觉,一天就这三件大事。

    高燃原本还指望高兴能做个中间人,帮他跟爸妈的关系改善改善,结果呢?不帮倒忙就不错了。

    刘秀坐在沙发上缝衣服,线穿不进去。

    高燃见状就立刻坐过去,笑着说,“妈,我来。”

    刘秀把针线给他,“有时候我挺羡慕你奶奶,得了老年痴呆,忘性大,就不会记得那些不顺心的事情。”

    高燃的手一抖,线从针眼边缘蹭过,他抿嘴,“妈,真到了那时候,忘记的不止是不顺心的,还有顺心的,想记住,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刘秀哑然,她接过儿子递来的针线,“小燃,妈要是得了痴呆症,你会不会回来照顾妈?”

    高燃说,“会,小北哥也会照顾你。”

    刘秀冷下脸,硬邦邦的说,“我不要他照顾,我有儿子。”

    高兴瞥了一眼沙发上的母子俩,他丢掉游戏手柄问,“大妈,中午吃什么?”

    刘秀把脸边的碎发往后拨,“一天到晚就知道吃。”

    高兴,“……”

    高燃抖动着肩膀走到高兴旁边,“过去点,我跟你来一局。”

    高兴邀功,“刚才我在帮你。”

    高燃弯着嘴角,“知道,给你记着呢,会给你奖励的。”

    高兴给他出主意,“我觉得你该从大伯身上下手。”

    “我也想啊,但是我回来的这几天,我爸连个正眼都不给我。”高燃哎一声,“我跟他说话,给他拿东西,他最多只是‘嗯’,没别的。”现在想想,没有训他,还能吱一声,其实已经算是不小的改变。

    高兴对他一笑,“知道这叫什么吗?自作自受,简称活该。”

    高燃在游戏里把高兴吊起来打。

    高兴吐血三升,游戏被完虐,他开始背着单反往外头跑,高大上的说法是采风,实际是无所事事,瞎逛。

    高燃在家里住了三四天才回A市。

    走之前高燃交给了高兴一个艰巨的任务,让他每天跟自己汇报家里的情况。

    高兴口头答应了,条件是要高燃大年初一陪他去早青山玩。

    “5.12”碎尸案没进展,杨志手上的案子一个接一个,警力全分配出去了,没得剩,碎尸案就不出意外的给搁在了边上,什么时候有进展,什么时候再配警力。

    杨志在电话里跟封北谈过,案子悬了十八年,早已物是人非,没可能了。

    封北的意思是让他继续查,还指明了调查的对象,陈书林一家,并严格要求一定要秘密进行,不要惊动到当事人。

    杨志只跟封北一个人交涉,不说赵四海,连高燃都不知道具体情况,前者忙的要命,顾不上,后者也忙,却控制不住的去想碎尸案的事。

    高燃知道贾帅顺利的考完了所有学科,留在A市打工,但他愣是没去找过对方,怕见了面,说的多,做的多,破绽就多,局面就算不难堪,也会变得难堪。

    贾帅偶尔会给高燃打电话发短信,有简单的问候,也有闲聊。

    高燃回的时候,会先在脑子里打草稿,考虑用词,以前不会这样,现在却很谨慎,这种变化让他无措的同时,又很恐慌焦虑。

    一切的源头就是高燃每天晚上都做的那个梦,现在他还没有告诉封北,不知道怎么说,他需要时间。

    每年年底都是抢||劫案的密集时期,入室抢||劫,街头抢||劫,还有因抢||劫引起的谋||杀,J|杀,这类的案子好破,线索很容易查找,不需要大量的推理,却是结一个又有,忙的连写报告的时间都得硬挤出来。

    封北能应付公事,累就累点儿,不需要提心吊胆,可私事上面有个头疼的事情,他谁也没告诉。

    每天晚上,封北跟高燃照常鬼混,时长看当天的状态,感情也没有什么问题,但是等到高燃睡着以后,他就会做噩梦,惊醒,每天上演一遍。

    高燃睡不好,封北不敢睡,几天下来,俩人眼帘底下都多了一层青色,眼睛里也老是有红血丝,看起来一个比一个憔悴。

    赵四海是局里唯一一个知道封北跟高燃关系的人,他那张便秘脸又拿了出来。

    撑到腊月二十八,赵四海汇报完工作后留下来,欲言又止,“封队,你跟小高是不是有什么不愉快的地方?”

    封北翻着手上的一份勘察报告,“没有。”

    赵四海说,“那你们怎么……”

    封北的面色沉重,“他睡不好。”

    赵四海啊了声,脑袋当机,“所以是说你们没吵架?”

    “没吵,我跟他吵不起来,”封北把报告丢到一边,按着胀痛的太阳穴,“他睡不好,我不可能睡的好。”

    赵四海听明白了,他咳一声,“不如让小高睡前泡个脚?”

    封北拿了烟盒,“泡了。”

    赵四海想了想说,“那喝杯牛奶呢?”

    封北找到打火机点烟,“在喝。”

    赵四海啃了几下手指甲,脑子飞速运转,脑细胞刷刷的死了一排,“做场运动?”

    封北说,“天天做。”

    赵四海哈哈大笑,“封队,你逗我。”

    封北说,“我认真的。”

    赵四海还在笑,“天天做,一次三分钟?”

    “三分钟?亲个嘴的时候都不够,”封北抽口烟,“没计算过,前前后后大概一两个小时吧。”

    赵四海笑不出来了,他抹脸,激动的眼睛瞪大,“封队,这不可能吧?我跟我对象两三天见一次,顶多也就十分钟左右。”多数时候只有三五分钟,这种事他是绝不会说的。

    封北正色道,“给你一个忠告,肾不好,喝肾宝。”

    赵四海,“……”

    封北回到正题,“关于睡不好这种现象,你还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赵四海还沉浸在受伤的情绪里头,“多做两次。”

    封北挑眉,“试过了,没用。”

    赵四海受到暴击。

    “封队,你有没有跟小高谈过?为什么睡不好?身体不舒服,还是心理上的?总有个原因吧,你干着急,不如好好跟他谈一谈。”

    封北摆摆手,谈个屁,那家伙有事瞒着他。

    三十上午,高燃坐在客厅里吃大枣看电视,不时拿起手机看看,还让封北给他打电话,确保能打得通。

    封北看青年那样儿,自己也跟着坐立不安,好不容易没案子,能休息,他想好好过个年,“祖宗,到我这儿来。”

    高燃抓了把大枣挪位置。

    封北把头枕在他的腿上,抱着他的腰说,“年夜饭想吃什么?”

    高燃边吃枣边说,“随便。”

    封北眯眼,“你再说一遍。”

    高燃吐掉枣核低头亲他,“我的意思是,不管你做什么,我都喜欢吃。”

    封北嫌弃,“一嘴枣味儿。”

    他把手伸到青年的外套里面,“那我给你拟个菜单,你看看,喜欢吃的勾上,我做给你吃。”

    茶几上的手机响了,高燃“腾”地站起来,“喂,妈,诶好,我马上……嗯,知道的,好好,我等会儿就动身。”

    封北坐起来靠着沙发椅背叹气,看来这个年他要一个人过了。

    高燃端起水杯喝几大口水,“小北哥,收拾收拾跟我回家,带两件换洗的衣服,身份证,还有钱包。”

    封北愣住了。

    高燃把呆愣的男人拽起来,在他的唇上|咬||一口,拍拍他的后背说,“封队长,赶紧的。”

    封北乐的跟一孩子似的,“是,领导,保证完成任务。”

本站推荐:农家小福女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豪婿怪医圣手叶皓轩神级龙卫撒野表小姐婚婚欲睡:顾少,轻一点朝仙道强行染指

我来自平行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谷粒只为原作者西西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西西特并收藏我来自平行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