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6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明克街13号夜的命名术最强战神龙王殿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

新谷粒 www.xinguli.net,最快更新我来自平行世界最新章节!

    人生尴尬的事之一,就是偷听被当场抓包。

    高燃咕哝了句,他抓抓耳朵,哈哈哈干笑,“不是,我那什么,我肚子饿了,过来吃馄饨的,没想到小北哥也在这里,真巧啊。”

    封北将少年的小动作收进眼底,他眯眼问道,“躲这儿偷听?”

    高燃心里咯噔一下,顿时有种要被杀人灭口的错觉,他眨眨眼睛,装傻充愣,“什么?”

    封北伸出手,高燃条件反射的往下蹲。

    结果他没站稳,身子晃了晃就向前栽去,情急之下一把抱住了男人的腰。

    “……”

    封北的面部微红,他绷着下颚线条,单手把脑袋埋在自己腹部的鸵鸟少年提起来,“我不就是想摸一下你的头发吗?你躲什么?”

    高燃愣了愣,“我以为你要打我。”

    封北的面色漆黑,转而又笑起来,他像只大灰狼,在诱导着小白兔,“嗯?为什么觉得我会打你?”

    高燃下意识说,“我刚才听到他们说你……”

    话声戛然而止,他差点儿咬到自己的舌头,一不留神就被这个男人带进了沟里,可怕。

    封北嗯了声,“说啊,怎么不说了?”

    高燃一咬牙,干脆破罐子破摔,他仰起头,底气十足道,“你的同事们都知道你的怪癖,不算秘密。”

    封北瞧着少年趾高气昂的样儿,跟一受了委屈的小花猫似的。

    他的眼里有笑意,“那我问你的时候,你干嘛不直接承认,偏要扯谎?”

    高燃一张脸涨红,支支吾吾个半天,“我……我……我那是……”

    封北严肃道,“诚实是做人的基本原则。”

    高燃心虚的垂下脑袋,撇撇嘴,“喔。”

    他想起来什么后刷地把头抬起来,“你没跟人扯过谎?”

    封北说,“扯过。”

    高燃翻白眼,“那你还跟我……”

    桌前有人喊封北的名字,打断了高燃后面的话,他想趁机溜走,封北不让,把他带了过去,“叶子,你往旁边坐点。”

    吕叶屁股大,挪了挪也没腾出多大位置,本来那条板凳上就她跟封北,现在多了个小孩子,很挤。

    高燃夹在中间很不舒服。

    但他没跟凳子上长刺般的左右乱动。

    那么做不但显得不礼貌,还会给自己增加存在感,必须忍着。

    封北给高燃要了份馄饨,手在他眼前摆摆,“发什么愣呢?”

    高燃被几道目光打量着,浑身不自在,他偷偷对封北使眼色,你不是应该帮我们互相介绍一下吗?

    封北回了个眼神,自己来。

    高燃飞快的瞪他一眼,转头笑弯了眼睛,“哥哥姐姐们好,我叫高燃,是封警官的邻居。”

    脑袋挺大的青年笑成了弥勒佛,唾沫星子乱飞,“原来是邻居啊,还以为你是头儿亲戚家的小孩。”

    其他人也喷唾沫,问高燃多大了,上哪个年级,暑假作业做的怎么样。

    吕叶嫌弃的把碗往前一推,“没法吃了。”

    杨志咕噜喝下一大口汤,“叶子啊,别人夏天瘦,你跟人不同,胖的双下巴都出来了,少吃点少吃点。”

    “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不是行动组的人,是坐在办公室里整理卷宗,给文档分类的。”

    另外几个跟着起哄,“腰粗成了小水桶”“胸前的脂肪没增多,不科学”。

    吕叶双手抱胸,冷冷的笑了声,把几个男同志评头论足了一番,都稳准狠的戳要害。

    男同志们把勺子丢碗里,得,不吃了。

    高燃一碗馄饨吃完,桌上就剩他跟封北,他捞着香菜吃,“小北哥,我知道有一家的馄饨特别好吃。”

    封北点根烟,“哪一家?”

    高燃说,“地儿很偏,我迷路碰上的,是老奶奶在自己家门前的巷子里摆了个小长桌子,下次带你去。”

    封北噗的笑出声,“这么大人了还迷路?”

    “主巷有灯,支支叉叉的巷子没有灯,形状像蛇,离的不远,但是拐个弯,哪怕两家隔的只有两米,拐进去就相当于是另一个世界。”

    高燃双手托腮,“巷子有L形,斜形,直形,一直拐会拐回去,或拐进一户人家,也有可能是拐到另一条路上,看着往东,永远不知道通往哪里,像个迷宫,我刚搬来那段时间为了熟悉环境四处转悠常迷路,现在好多了。”

    封北把烟灰弹地上,“笨就笨吧,还找借口。”

    高燃翻了个白眼,就不该指望能从男人嘴里听到知心大哥哥的话,“租书店被查的事儿,是不是你干的?”

    封北大方承认,“是我。”

    高燃气不过,抓了男人手臂一下,“叛徒!”

    封北的面部抽了抽,“只收了一麻袋小黄书,其他的漫画书跟小说都在,你看那些不就行了,小黄书看了影响身心健康。”

    高燃,“……”

    封北起身,“回了。”

    高燃推了自行车过来,“小北哥,我老是睡不好,你有没有什么法子?”

    封北看少年一眼,难怪瘦了很多,他传授经验,“背背书,做做题,睡前看一篇英语课文,保准能睡。”

    高燃摇头,“都试过了,没用。”

    封北嘬两口烟,把烟屁股掐灭了弹出去,“别胡思乱想,你还远远没到因为烦恼跟压力多的睡不着的时候。”

    高燃心说,我是别的问题,很严重,也很复杂。

    稀里糊涂来这个世界,有了一个不能说的能力,头疼的要死不说,还换上了失眠症,三者之间的联系大了去了。

    八月中旬,高燃代表全家去老家喝喜酒。

    他起了个大早,顶着俩黑眼圈坐在桌上边吃早饭边听他妈唠叨。

    刘秀叮嘱儿子放好红包,不放心的说,“上车以后别跟不认识的人说话,甭管是谁叫你,还是想给你吃的,你都不要搭理。”

    高燃说知道,“妈,我不是小孩子。”

    刘秀去柜子里拿了一把五毛一块的硬币,细心给儿子放进书包里,让他路上花。

    高建军言词简洁,“祝福要带到。”

    高燃喝口豆浆,拿手背一抹嘴,“嗯嗯。”

    高建军又道,“晚上把那两包烟跟桂圆给大爹。”

    高燃抓了书包背上,“嗯嗯。”

    高建军就交代两句,不多说,还阻止刘秀,“他是男孩子,要经事。”

    刘秀收拾桌子,“小燃从来没出过远门,这次就他一个人回去,万一在车上睡过头坐过了没及时下车,要多走很多路,这个天多晒啊。”

    高建军说,“什么事都有第一次。”

    刘秀把抹布丟桌上,到嘴的话还是咽了回去,她叹气,儿子总要长大的。

    “妈,爸,你们放心吧,我到大姨家就打电话。”

    高燃出了门又回头,站在门口笑嘻嘻的挥手,“奶奶,我走了啊,回来给你带喜糖!”

    高老太坐在小竹椅上,眼睛望着门口。

    刘秀说,“过两天就能回来。”

    高老太还望着那里。

    刘秀哎一声,“天这么热,小燃还非要睡楼上,他最近瘦了一圈,凉快点就好了。”

    高老太突然站起来,满屋子找小燃。

    刘秀拉住老太太,“妈,小燃去他大姨家了。”

    “什么时候走的?”

    “刚刚。”

    “胡说,我一直坐那儿,怎么就没看到小燃出门?他明明就在楼上睡觉!你们也真是的,就顾着自己吃也不把他叫起来,早饭不吃身体能好吗?”

    高老太作势要上楼,刘秀让高建军陪着,她头疼。

    .

    高燃坐了个摩的去车站,从书包里拿了五个一块钱硬币买票,搭上第一班中巴车去老家。

    车出发后没多久,路边就有人上车,隔一段路又有,晕车的骂两句半死不活。

    谁上来,高燃都会扫一眼。

    自从他在杀人犯额头见过一块黑斑以后,就会无意识的盯着别人额头看。

    每个人的心里都藏着秘密,永远不希望被任何人知道。

    高燃闭着眼睛想事儿。

    虽然早就搬到了县里,不住在老家了,人情世故还是不能避免。

    那时候他中考考的不错,请亲戚们吃了饭,大姨一家都来了。

    这次表哥结婚,家里肯定得露面。

    过了一个半小时,高燃快到地儿就去车门那里跟司机打了个招呼,车靠边停,他在内的几人下了车,朝着不同方向走去。

    日头正烈。

    高燃一路走一路看,很亲切,他经过河边,看到一群大白鹅在大水塘里自在的游来游去,他捡起一个石头子打了个水漂。

    鹅扑腾着翅膀游走,水面溅起层层波纹。

    到目前为止,这个世界的老家没什么变化,像是从高燃的记忆里直接拿出来的。

    高燃进了村子,轻车熟路的往东头走,望见了门口树底下的妇人,他高兴的跑过去,“大姨!”

    刘文英惊讶的放下簸箕,“小燃,你怎么来了?”

    高燃一愣,“表哥不是过两天结婚吗?我过来喝喜酒的。”

    刘文英说,“推迟了,早上我给你妈打过电话,那会儿你可能已经出发了。”

    高燃问道,“怎么了?”

    刘文英叹口气,“你表哥接了个木匠活还没回来,不知道上哪儿鬼混去了,我这还瞒着女方家里没敢说呢,怕大家伙说闲话,让女方面子上不好看。”

    高燃安慰道,“估计是有别的事耽搁了吧,表哥不会在这时候胡闹的。”

    刘文英的脸色不好,“还能有什么事比结婚更重要?我叫他别去,他不听,别人说什么都听,缺心眼!”

    “没事的,表哥今天不回来,明天也肯定回来。”

    高燃挠挠脖子,“大姨,村里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怪怪的。”

    刘文英把簸箕放到砖堆上,手拨了拨里面的小鱼干,“还不是那李疯子,昨晚不在屋里睡觉,满村子的大喊大叫,说什么大水塘里站了个人,他喊了一晚上,吵的大家伙都没法睡!”

    高燃一怔,“谁啊?”

    刘文英往屋里走,“哪儿有什么人,疯子说的都是疯言疯语,当不了真。”

    高燃觉得有点不对劲,又说不上来。

    刘文英回头,满脸慈爱的说,“小燃,你好长时间没回来了,现在正在放暑假,干脆在这儿多住几天,大姨给你做你最爱吃的红烧肉。”

    高燃说好。

    中午高燃吹着电风扇喝绿豆汤,午睡是别想了,睡觉对他来说就是煎熬。

    他打算等到三四点钟,外头不那么晒了就去村里走走,顺便去看看李疯子。

    明天一早带个塑料袋回老房子一趟,门前的梨树上肯定结了很多梨子,枣子也差不多熟了。

    高燃把缸子里的绿豆汤喝完,准备再去盛小半缸子,就听到外面传来惊慌的大喊声。

    “出事啦,恶鬼来害人啦——”

    高燃跑出去把李疯子堵在门口,“恶鬼在哪儿?”

    李疯子打着赤脚,蓬头垢面,褂子裤子破破烂烂的,一身臭味,他瞪着高燃,一声不吭。

    高燃被瞪的头毛皮发麻,他又问,“恶鬼呢?”

    李疯子打了个抖,他怪叫一声,手指着大水塘的方向,“看!在那儿!就站在水上!”

本站推荐:农家小福女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豪婿怪医圣手叶皓轩神级龙卫撒野表小姐婚婚欲睡:顾少,轻一点朝仙道强行染指

我来自平行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谷粒只为原作者西西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西西特并收藏我来自平行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