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8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明克街13号夜的命名术最强战神龙王殿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

新谷粒 www.xinguli.net,最快更新我来自平行世界最新章节!

    堂屋闹哄哄的,里外都是人。

    这么热的天,没什么风,各种人气混着汗味儿漂浮在半空,还掺杂着尸体的臭味,空气很难闻。

    刘文英抱着浮肿的儿子,凄惨的哭声一下没停,嗓子都哑了,谁劝都没用。

    堂屋里实在太臭了,气都喘不上来,根本没法待人,大家伙不敢凑太近,就在院子里扎堆。

    回去吧,又压不住好奇心,想知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等搞明白了,心里也就不怕了。

    未知是最可怕的。

    赵村长来了,说已经报了案,派出所很快就会来人,县里公安局也会过来的,叫刘文英放心。

    这话把刘文英刺激到了,“放心?我儿子死的不明不白,我放哪门子的心?都滚!滚——”

    情绪崩溃了。

    大家伙跟着赵村长一块儿出去,站在大门外的空地上交头接耳。

    一时半会儿没办法消化掉这个消息。

    水塘里死过人,尤其是大水塘,李疯子的孩子就死在那里头,还有的是一时想不开跳进去的,他们都不会觉得恐惧,只会感慨生命无常,好好的人说没就没了。

    但没听说过这么个死法,更别提见过了。

    渗得慌。

    喜事变丧事,刘文英的宝贝疙瘩出了事,她受的打击很大,怕是要病倒咯。

    最近都是高温天气,热的人上墙壁,村里不少人干完农活回来都会去大水塘里洗把脸,每天还上那儿洗衣服,还有的直接下水洗澡。

    尸体都成那样儿,肯定不是昨晚才死的,得死了好几天。

    一想到水下站着具尸体,他们就到一边干呕。

    还好去年村里通了自来水,不然都得去塘边挑水吃,那可真是……

    “谁干的啊?太他妈不是东西了!”

    “要遭天谴的,肯定要被雷劈,看着吧……”

    赵村长坐在树墩上,面色凝重的挥挥手,“都散了吧,等会儿干警们来了,你们堵在这儿,他们也不好查案。”

    有人忽然扯着嗓子啊了一声,“那什么,李疯子那晚喊水里站了个人,该不会就是……”

    他咕噜吞口水,没敢往下说。

    周遭猛地一下变的死寂。

    所有人都跟被点了穴似的,一动不动。

    齐老三骂脏话,“放屁!那李疯子还说恶鬼来害人了,恶鬼呢?在哪儿?让他出来给老子开开眼!”

    “老三,你这么大声干什么?要是招来什么脏东西,到时候送都送不走!”

    其他人都打哆嗦,脸死白死白的,眼睛还往齐老三身上瞪。

    齐老三拿手指指一圈的人,满脸鄙夷,“一个个的越活越回去了,疯子的话都信,我看你们就算没疯,也是孬子。”

    “那你说,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儿?”

    “你问我,我问谁去?”

    “李疯子人呢?怎么没见着?”

    “在屋里睡大觉。”

    “没什么奇怪的地方?”

    “他能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就一疯子,跑起来都没我家的鹅快。”

    “你知道个屁!”

    “行了,大家都少说两句,什么时候了还吵吵闹闹!”

    赵村长叹口气,“封建迷信要不得,公安会查个水落石出的,回吧,都回去。”

    大家伙管不住嘴的议论开了。

    “是人干的吧?”

    “废话,鬼想要人死,直接吓死就行了,至于搞那么一出?要我说,这就是报仇,谁知道文英儿子得罪了什么人。”

    “也是,水猴子拖人下水,会缠着手脚不让人上岸,不会用粗麻绳绑木桩上面,所以肯定不是水猴子干的。”

    “说的跟真的一样,你见过水猴子?”

    “……”

    高燃在里屋打电话,手还在抖,电话一通他就说,“妈,是我,出事了。”

    他把整件事简单说了一下,声音一直在颤。

    那头的刘秀听完以后愣了半响,怀疑自己听错,“你说什么?”

    高燃吸吸鼻子,重复了一遍,“表哥死了。”

    电话那头传来凳子被碰倒的巨大声响,伴随着刘秀受惊的一声喊叫,“高建军!高建军!”

    不多时,高燃听见一道冷静沉稳的声音,“小燃,你表哥的事我听你妈说了,你看着你大姨,别让她干傻事。”

    “知道的。”

    高建军问,“你表姐知不知道?”

    高燃说,“通知过了,她正在赶回来的路上。”

    高建军又问,“警察呢?”

    高燃说,“村长报案了,这是命案,派出所会联系公安局的,公安局会通知刑警队,过不了多久就会派人来调查。”

    高建军交代道,“别让人碰你表哥的身体,凶手留下的痕迹一破坏,线索就不好找了。”

    高燃动动嘴皮子,说来不及了,“表哥在水里泡过,被好几个人捞了上来,大姨抱着不撒手。”

    高建军默了会儿,“那先这样吧。”

    高燃挂电话前听到那头传来声音,他爸跟他说,男子汉遇到事儿要冷静,不能怕,他抿嘴,声音里带着哭腔,“嗯,我不怕。”

    其实高燃怕的要死。

    表哥的尸体肿胀的像个巨人,肚子跟个球似的膨胀了起来,眼球突出,舌头伸在外面,脸肿胀的厉害,身上皮肤是灰绿色的,散发着一阵阵刺鼻的尸臭味,他一放进堂屋,就有苍蝇飞进来,往尸体上叮。

    水里有很多鱼跟虫子,啃了尸体的很多个地方,还长了一点点水草样的东西,表哥已经没有人样了。

    高燃看到的第一眼,胃痉挛,酸水直往上冒,他不能露出一丁点恶心的表情。

    大姨已经很伤心了。

    屋内寂静片刻,刘秀慌忙去开抽屉拿钱。

    高建军说,“我们不是警察,火急火燎的赶过去也帮不上什么忙。”

    刘秀抬头,眼睛通红,“那你说怎么办?”

    高建军说,“别慌。”

    刘秀扯高了声音,“你说的轻巧,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跟我说别慌,我能不慌吗?文英是我姐,不是你姐,我就不信老小家出了事,你也能说出这种话来!”

    高建军厉色呵斥,“刘秀!”

    刘秀冷笑,“不能吧?”

    高建军一甩手,桌上的瓷缸子掉在地上,发出的清脆声响惊动了高老太,她颤巍巍进来,“干嘛,吵架啊?三岁小孩呢?”

    刘秀正在气头上,口气很冲,“妈,你什么都不知道,能不能不要添乱了?!”

    高建军拍一下椅子扶手,“刘秀,你冲妈发什么火?”

    高老太干瘪的嘴动了动,“我要去找小燃。”

    她去堂屋喊自己的大孙子“小燃”,又去院里喊,走到哪儿喊到哪儿。

    刘秀擤了擤鼻涕,情绪平复了下来,“我去看看妈。”

    高建军在屋里待了一会儿出来,“你跟妈在家待着,我去厂里找刘辉,让他跟我去文英那里。”

    刘秀说行,“什么时候动身?”

    高建军看看天色,“现在就去吧,有情况我会电话通知你,等所有的事都查的明明白白,我就跟小燃一起回来。”

    刘秀给他简单收拾了一个包,想起了儿子说的绑木桩一事,她的背上生出一层凉意,“你们担心点,配合警方调查就好,别自己找凶手。”

    高建军嗯了声,“妈你照顾好了。”

    刘秀追出去一段路,想起来老太太还在屋里,就赶紧掉头回去,怕人跑丢了。

    .

    大白天的,村里静得很,地里没人,活儿也不干了,都关上门在自个屋里聊天。

    刘雨就是这时候赶回来的,接到电话时正在开会。

    知道弟弟出事了,她“腾”地一下在桌前站起来,苍白着脸在其他人错愕的目光里冲出会议室。

    以最快的速度回了家。

    大门紧闭,堂屋里臭味弥漫,刘文英坐在儿子的尸体边上,披头散发,眼神空洞,整个人都是僵着的。

    刘雨行色匆匆,高跟鞋都没来得及换。

    她下车急着进村,半路上把脚给崴了,红肿了一大片,进了家门就把鞋给脱了,一瘸一拐的去堂屋。

    看到地上被苍蝇围着的尸体,刘雨倒抽一口凉气,全身僵硬,半响才颤抖着发出声音,“妈,我回来了。”

    刘文英的眼珠子转动,头也跟着转,她用猩红的眼睛看着女儿,不说话,脸上也没表情。

    刘雨被看的头皮发麻,她赶走那些苍蝇,又喊了一声,“妈,是我。”

    刘文英眼里有了波动,悲愤一点点凝聚,砰地一下炸开,她啊的大叫一声,声嘶力竭,老泪纵横,“小雨,你弟被人害了——”

    刘雨抱住妈妈,哽咽着说,“警察会查的。”

    高燃坐在门槛上,听着堂屋里的哭声,他叹口气,眼睛望着远处的一棵桃树。

    那句老话说的真没错,明天跟意外,你永远不知道哪个会先找上你。

    他这几天总是在前一天安慰大姨,说表哥第二天一早说不定就会回来,今早是回来了。

    可回来的不是人,是尸体。

    这是一起恶性谋杀案,不是谋财害命,是仇杀。

    高燃抓了个石头子丢出去,希望表哥的案子是封北接的,而不是那只狐狸。

    封北来了,他就不怕了。

    派出所的人过来了,他们看到尸体变了变脸色,说已经把案子移交给了公安局。

    那边会很快派人过来。

    刘文英哭晕了过去,刘雨刚回来,什么也不知道,只能让高燃来回答派出所提的问题。

    高燃把自己知道的都说了。

    派出所的人做好简单的笔录之后,谁也没走,都留下来等公安局的人,顺便派了一个人去塘边看守现场。

    凶手的作案手法太过残忍,跟这里淳朴的民风格格不入,可能牵扯到了陈年旧事,这案子恐怕有点儿棘手。

    高燃挨家挨户的串门,以为自己会有所获,却没想到结果不出他想要的,他没有在哪个人的额头看到黑斑。

    李疯子额头上也没有。

    高燃蹲在树底下,拿了个钢镚儿在地上转,一次次的重复着这个动作。

    那卖菜的好几年前杀了人,额头留了个斑,像一个标记,标着对方的罪行。

    他两只眼睛都看到了,看得真真的。

    这次应该也有。

    不多时,杨志跟痕检员许浩出现在了村里,他们直接去勘察现场。

    赵村长陪同。

    忙活了一上午,赵村长累的够呛,他邀请两位刑警去家里坐坐,刚泡好茶,公安局就来人了。

    赵村长赶紧去村口接待。

    高燃时不时出来看看,他望见了封北的身影,撒腿就往那边飞奔过去。

    那架势有点儿像是鸡宝宝看到了鸡妈妈。

本站推荐:农家小福女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豪婿怪医圣手叶皓轩神级龙卫撒野表小姐婚婚欲睡:顾少,轻一点朝仙道强行染指

我来自平行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谷粒只为原作者西西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西西特并收藏我来自平行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