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8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明克街13号夜的命名术最强战神龙王殿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

新谷粒 www.xinguli.net,最快更新我来自平行世界最新章节!

    高燃去见大姨,却没见着,这在他的意料之中。

    刘文英谁都不见,包括刘雨。

    录口供的时候,刘文英装作不知情,说自己不知道王伟没死,谎言被拆穿以后就是一副任命的样子,该怎么着就怎么着吧。

    死也不开口。

    当时那情况,刘文英没有立刻将王伟送去医院,而是冒大风险活埋,做好了顶罪的最坏打算。

    她那么做的出发点一定是为了儿子刘成龙。

    王伟跟刘成龙之间有什么纠葛,不能被人知道,刘文英心里是清楚的,所以她才干脆一不做二不休,趁机杀人灭口,永绝后患。

    高燃蹲在路边,故意杀人跟过失杀人的性质天差地别。

    大姨杀人了。

    她并不糊涂,目标明确,做法狠绝,让高燃胆战心惊。

    案子一揭露,那些不为人知,悄然腐烂发臭的东西全部被翻出来,真相可能会让他没法接受。

    大姨故意杀人,将人活埋在院子里,第二天跟他说表哥接活没回来,那些话仿佛就在耳边。

    表哥尸体没发现前,大姨一直都跟他有说有笑,烧饭洗衣服,该干嘛干嘛。

    高燃回想起来,又惊又怕。

    好像熟悉的亲戚突然换了副面孔,变的陌生,也很恐怖,他只是没有表露出现。

    人心太难懂了。

    高燃知道男人在打自己的主意,那小算盘敲的噼里啪啦响,坏得很。

    不然也不会一有个进展就叫上他,还有意无意的问这问那。

    但他懒得费心思,事儿多着呢。

    还没长大,烦恼就多到让他力不从心。

    “小北哥,我想抽烟。”

    封北没搭理。

    高燃伸出手,“你给我一根,回头我买一包还你。”

    封北在少年的手心里拍了一下。

    高燃眼巴巴的瞅着男人,声音软软的,“小北哥。”

    封北看少年那样儿,想到了小兔崽子,他叹气,“就一口。”

    高燃多吸了一口,烦恼啊忧愁啊什么的丝毫没减少,还跟块大石头似的压在他心里。

    封北撩开少年额前的发丝,多了条小蜈蚣,“叫你少吃点儿酱油,你是不是没听?”

    高燃吹起发丝,小蜈蚣看了眼太阳,又藏了起来,他捡起小石头丟出去。

    “受伤那会儿我在大姨家,她口味偏重,油盐酱料放的多。”

    气氛变的沉闷。

    高燃站起身踢踢腿,活动活动筋骨,“我回家了。”

    封北让他跟自己去石河村一趟,快去快回,耽误不了多少时间,“有叶子在,你奶奶没事的。”

    高燃笑眯眯的说,“小北哥,你看我傻不?”

    封北将烟头掐灭弹到地上,“小弟弟,你非常聪明。”

    高燃喔了声,脸上还挂着灿烂的笑,“我还以为你当我是傻子呢。”

    封北的面部抽搐,小屁孩儿将了他一军。

    高燃不去乡下,说过天把。

    封北不勉强,好不容易逮着一个有天赋的,他不能拔苗助长,“你表哥年少的时候有没有干过什么混事?”

    高燃摇头,“我没听说过。”

    他说的是实话,只知道表哥跟王伟有过节,可王伟死了,死在表哥前头。

    现在连个嫌疑人都没有。

    大姨那么做的目的很明显,就是要让某件事成为永远的秘密。

    但她是绝不会说一个字的。

    逼急了就自杀,这是大姨的态度,疯了。

    高燃怎么也想不明白表哥会牵扯到哪件事上头去。

    他究竟是有什么把柄落在王伟手里,不能见光?

    不行,高燃决定回去问问他妈。

    封北说,“村里的孩子都一块儿玩,他跟王伟差不多大,小时候总会一起捉迷藏玩泥巴,过家家,丢沙包,弹弹珠吧?”

    高燃想了想,“他们小的时候我还没出生,等我记事了,他们就搞小团体了。”

    封北侧头,“小团体?”

    有车过来,他把少年往里面拉,“看着点儿路。”

    高燃瞥一眼男人,“小北哥。”

    封北,“嗯。”

    高燃哎一声,“你要是我哥就好了。”很强大,有安全感,会保护他。

    封北挑眉,“现在不就是吗?”

    高燃说,“亲哥。”

    封北调笑,“那这辈子是没指望了,下辈子看咱俩有没有做亲兄弟的缘分。”

    高燃忽然说,“要不咱俩拜把子?”

    封北兄长似的把手臂搭在少年肩膀上,个头不高,才到他胸口,小小一只,“弟啊,现在是二十世纪,咱不兴那一套了,你叫我声哥,谁欺负你了,我就给你撑腰。”

    高燃的小心思被看透,他难为情的挠挠脸,想起来个事儿,“小北哥,你那天为什么在曹队长面前管我叫燃燃?听起来好别扭,怪怪的。”

    封北的面部一热,微红。

    他下意识那么说的,像是在有意搞出亲密的样儿给曹世原看,也在宣布所有权,这是我的人。

    挺幼稚的。

    事后封北有去深思过,只有一个结论比较能接受,就是他跟这少年投缘。

    封北希望以后能在少年的成长路上给点儿帮助,用他从那些人生阅历里面得到的经验来教导少年。

    如果能跟着他做事,那再好不过。

    不能也不强求。

    封北在心里叹口气,他对着少年的时候,总是会拿出最多的耐心,甚至去纵容。

    亲哥哥疼爱亲弟弟,都没这么个疼法。

    已经宠的过了头,无法无天了,再这样下去,得往他脖子上骑。

    想起来吕叶汇报的情况,封北的眉头皱了皱。

    曹世原那家伙不知道在搞什么鬼,接近少年的动机不纯,他得提防着点儿,不能让对方从他手里把人给抢走。

    “你那天怎么跟曹世原一道儿去了乡下?”

    高燃哼了哼,“曹队长骗我。”

    他把事情说了出来,像一个受了委屈的小孩子,等着家长给摸摸抱抱举高高。

    封北眉间的皱痕更深,他抿了下薄唇,“下次再见到他,别搭理。”

    高燃手插着兜,“你也是骗子,你们蛇鼠一窝。”

    封北揉揉少年的头发,“乱用成语。”

    绕一圈又绕回正题。

    高燃说表哥跟王伟不是一个小团体,玩不到一起去,“王伟很皮,只跟同样皮的人玩儿,他们常去附近的几个村子野。”

    封北沉默片刻,问起村里平时都会发生什么矛盾。

    高燃说都是些小事,谁家的鸡吃了谁家的稻子,谁家的猪拱了谁家的菜地,谁借了谁家的铁锹扁担之类的东西不还等等等等。

    拐进巷子里,封北突然停了下来。

    高燃看看前面的小沙堆,又去看身旁的男人,脸青白青白的,他咕噜吞口水,“小北哥?”

    封北的呼吸粗重,浑身肌肉绷紧,整个人沉浸在难言的恐惧当中。

    快要死掉了。

    当初高燃偷听到男人怕沙子的怪癖,除了好笑,不可思议,就是好奇,真碰上了却看不下去。

    男人随时都会哭出来的模样让高燃心里很不好受。

    “换条路走吧。”

    他走两步发现人没跟上,还杵着呢,像跟大木桩,“不走么?”

    封北的腿肚子发软,他紧紧闭了闭眼睛,再睁开时眼眶充血,嘶哑着嗓音说,“哥走不了,你来扶一把。”

    高燃,“……”

    远离小沙堆,封北又是条硬汉,仿佛前一刻的虚弱无助都是错觉。

    高燃问道,“你为什么怕沙子?”

    封北说,“天生的。”

    高燃撇嘴,“假的,我不信。”

    封北抹把脸,粗糙的掌心里全是汗水,他苦笑,“突然有一天就怕了。”

    高燃的直觉告诉自己,男人没骗他。

    那种意外他深有体会,譬如他摸个河瓢突然头疼,突然溺死,突然来到平行世界,突然拥有了一个能力。

    “突然”这两个字已经让高燃有了生理性的反感,还有恐慌,反正多数时候都没好事。

    高燃对男人生出了同情心。

    这么大个子,长的又壮又结实,肌肉硬邦邦的,走路生风,眉毛一皱严肃起来非常可怕,其实内心是个大姑娘。

    是的吧?

    高燃踮起脚摸了摸男人的寸头。

    纯碎是头脑一热干出的行为,不能想,一想就觉得自己特傻逼。

    但是封北没想翻篇,“干什么呢?”

    高燃脸上发烫,他佯装镇定道,“摸摸你。”

    封北屈指在少年额头弹了一下,“头上都是汗,有什么好摸的。”

    高燃仰着头,视野里是一片蔚蓝的天空,火红的太阳,还有男人刚毅的脸,头晕眼花,“对啊。”

    封北看着傻小孩,“那你还不把手拿下来?”

    “我拉伸拉伸胳膊。”

    高燃说着还做了个伸展运动,“你为什么出门必带水?”

    封北拧开杯盖喝了几大口水,“下次再告诉你。”

    高燃看到男人冒着青渣的下巴被水打湿,有水珠从男人突起的喉结上淌过,埋进深灰色的褂子里,他咽咽唾沫,渴了。

    封北杯子里剩下的两口水进了高燃的肚子。

    .

    高燃跟封北分开走,半路上遇到了那只狐狸。

    他骑着自行车经过,不打算停下来,车突然被一只手给拽住了,差点儿摔倒。

    曹世原拿出一张五十的纸币,“小朋友,去帮我买一点糖。”

    高燃提着自行车甩甩,却没甩开拽着后座的那只手,他气结,“这附近又没有小店,我上哪儿给你买糖去?”

    曹世原蹙着眉心,“不要奶糖,也不要那种软糖,只要水果硬糖,柠檬味的。”

    高燃翻白眼,“你没听我说的么?我没法给你买。”

    他推着自行车走,没推动,又推,还是不行,气的头皮冒火星子,“曹队长,你别逼我骂人啊。”

    曹世原把手伸进口袋里,拿出来时指间夹着一张一百的,“你帮我买糖,这钱就是你的,你可以用来买书,打游戏,请同学吃饭。”

    高燃晃自行车,不为所动,“我要回家做作业,没空。”

    曹世原眉心蹙的更紧,手一用力,直接将少年从车上拽了下来。

    高燃怒了,他把自行车一甩,结果那手跟铁钳子似的抓着车后座,存心跟他杠上了。

    曹世原抬了下眼皮,口气冷淡,“只是让你帮我买个糖就这么反抗,要是封队长,你怕是早就屁颠屁颠跑去买了。”

    话落,他又拿出三张一百,全塞进了自行车前面的篓子里面。

    纸币摩擦的声响非常动听,充满了诱|惑。

    高燃吸一口气,这人的性情太难琢磨了,以后见到一定要掉头就跑,他退让一步,认栽了,“车给你,你自己去买。”

    曹世原侧过头,目光落在少年的脸上,眼里没有温度。

    高燃脊梁骨发凉,还想怎么着?非要他跑去买了亲手捧着递过去?

    旁边那户人家的门从里面打开,中年人推着辆摩托车出来,怪异的看了眼门外的一大一小,他没管闲事,只说,“小同学,麻烦你把车往边上靠靠。”

    高燃把车挪到里面去,自己也靠边站。

    摩托车出了巷子,高燃收回视线,冷不丁的看见了曹世原肩后的血迹。

    他一惊,这人受伤了跟没事人似的,一点都看不出来。

    曹世原抓住少年的手,被甩开了,他又去抓,将人扣在身前。

    左边的巷子口猝然传来一道声音,“你们在干什么?”

    本该去局里的封北站在那里,逆着光,看不太清面上的表情,只见眉间拧出了深刻的川字。

    高燃吓一跳,连忙大力挣脱开曹世原的钳制。

    曹世原没防备,后退一步撞墙上了,碰到了伤口,疼的他一张脸煞白。

本站推荐:农家小福女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豪婿怪医圣手叶皓轩神级龙卫撒野表小姐婚婚欲睡:顾少,轻一点朝仙道强行染指

我来自平行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谷粒只为原作者西西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西西特并收藏我来自平行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