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48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明克街13号夜的命名术最强战神龙王殿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

新谷粒 www.xinguli.net,最快更新我来自平行世界最新章节!

    求书,找书,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手机阅读更精彩,手机直接访问 m.bqg8.cc

    小年第二天, 蒋翔搬离了县城。

    高燃是从封北嘴里知道的消息, 他一言不发的吃着大红枣。

    蒋翔走了,这个发展在高燃的意料之中。

    他还年轻,才活了十几年,未来的路很漫长,要怎么走, 看他自己。

    好的坏的, 都由他决定, 不管造成什么后果,都得承担。

    哪怕死活不愿意, 怎么逃避现实, 都必须去接受。

    高燃一个接一个往嘴里塞枣,脑子里的思绪很乱, 全是最近发生的那些事儿。

    人心, 人性,这两个词背后牵扯到的东西太多太杂, 让人感慨之余,又觉得不寒而栗。

    封北伸出手, “核呢?”

    高燃吐他手里。

    封北低头一看,都懒成什么德行了, 竟然攒了五个,他的面部抽搐, 也不怕把嘴扎到。

    高燃反应过来, “你干嘛用手接?多脏啊。”

    封北一副“操, 刚才被鬼附身了”的样子,“是脏,还臭,我去洗手,有肥皂的吧?”

    “……”

    说就说,脸红什么。

    高燃翻翻桌上的作业本,好像忘记了一个事儿。

    什么来着?越想记起来,就越记不起来,头疼。

    封北从卫生间里出来,“明天我要去市里。”

    高燃眼神询问。

    封北说,“大爷抱重孙子了,我去喝杯喜酒。”

    高燃单手托着下巴,“哦。”

    封北看出少年无精打采,“想跟我一起去?”

    高燃叹气,“想啊。”

    他不高兴的撇嘴,“我妈是不会同意的。”

    封北挑眉,“你爸呢?”

    高燃呵呵呵,“在我家,我妈是大佬,她发起狠来,我爸没辙。”

    封北耸肩,“那就没办法了。”

    高燃往桌上一趴,半死不活。

    封北叼根烟,“其实市里也没什么好的,车多,人多,拥挤,空气差,还有人贩子,专门混在人群里面,找机会对小孩下手。”

    高燃惊道,“人贩子?”

    封北嗯道,“是啊,人贩子,拐卖小孩,刚出生到十几岁都在范围之内,男孩比女孩的目标更大,这两年里发生的儿童丢失案成倍增多。”

    高燃砸吧嘴,“我在乡下的时候听说过,以前要是哪家生了女儿,家里条件又不好,会把孩子扔掉的,都没人捡。”

    他哎一声,“而且生了女孩,在家里会不受待见,还要求一直生,直到生出男孩为止,我妈就老跟我说,还好她一下就生了我,不然会受气。”

    封北皱皱眉头,“重男轻女啊……”

    高燃点头,“不过搞了计划生育以后,不敢随便超生了,会被罚款的。”

    封北吐出一口烟雾,“现在的医学水平一年比一年发达,家属可以去医院做性别鉴定,女婴打掉或弃掉的情况很常见。”

    “短时间内,相关的政策下不来。”

    高燃张张嘴巴,“那完了,这么下去,未来十年内,男女比例会严重失调。”

    封北长叹,“可不是,光棍的队伍会拉长再拉长。”

    他啧啧,“我们怎么会聊到这上面的?”

    高燃才他一眼,“是你先开的头。”

    封北抚额。

    高燃撕张纸折飞机,在嘴边哈口气后往上空扔,飞机慢慢悠悠斜飞出去。

    “真搞不懂我妈,我不是女孩子,也快十八了,出远门根本就不会有什么问题。”

    封北捡起飞机一扔,“有些人为了牟取暴利,寻找合适的目标,将其迷晕后活割重要器官,不分男女,只要健康就行。”

    高燃说,“假的,我不信。”

    封北弹烟灰,“假的?那一类案例我现在就能再给你说出三五个。”

    他的面色沉重,“贩卖器官的组织抓了又有,根除不了,有需求就有市场。”

    高燃抽一口气。

    人心难测,坏人变着花样的坏,防不胜防啊。

    只能努力变强,不让坏人得逞。

    封北揉揉少年的头发,“所以你还是做个乖宝宝吧,人生地不熟的,第一个人去不安全。”

    高燃往后一仰,眼睛望着天花板,“人总是要独立起来的嘛。”

    封北轻拍他脑袋,“急什么,我答应你,明年六一带你去市里玩。”

    高燃坐直身子问,“为什么是明年六一?”

    封北调笑,“那是你最后一个儿童节,过了十八岁生日,你就是大人了,大人不过儿童节。”

    高燃的嘴一抽。

    封北大方的问,“想要什么礼物就提前说,你哥穷,要早点攒钱。”

    高燃说,“我要奥特曼。”

    封北,“……”还说自己不是小孩子。

    饭后,高燃去隔壁串门,带的一罐子炒米。

    张桂芳在院里晒鞋。

    太阳难得出来露面,屋檐下挂着尖尖细细的冰凌子,被阳光一照,五彩缤纷。

    高燃掰断一截啃一口,嘎嘣脆,牙冷的发颤,“阿姨,张绒呢?在不在家?”

    张桂芳说在家,“期末考的怎么样?”

    高燃咧嘴,“十六名。”

    张桂芳抬头,“全年级?”

    高燃哈哈笑,“怎么可能啊,是班级名次。”

    张桂芳问道,“你补习班学费是多少?”

    高燃一愣,“阿姨要给张绒报班吗?她不用的吧。”

    张桂芳拍拍鞋面上的灰,“小绒这次没考好。”

    高燃笑嘻嘻的说,“没考好也比我好很多,理科班的女生少,成绩普遍不高,极少数能挤进前十,张绒很强了。”

    张桂芳的脸上总算有了一点点笑意,没那么绷着了。

    “我就怕她浮躁,沉不下来。”

    高燃偷偷翻白眼,那您也不能强行把她往下摁啊。

    “不会的,张绒自律性很强。”

    张桂芳的脸色沉下去,“都跟男孩子乱搞关系了,那么不自爱,还自律性强?”

    高燃噎住。

    张桂芳没继续这个话题,“她在楼上做作业。”

    高燃会意的上楼,不知道张绒的妈妈给她定的是什么目标,一定很高。

    张绒早就知道高燃来了,她收起作业本,拿出花生糖请他吃。

    高燃靠着桌子跟张绒聊天,都是他起话头。

    “我家阳台上的雪人你看到了没有?鼻子不是胡萝卜,是火腿肠,帽子是学校发的。”“你家买烟花了吗?”“三十回不回乡下祭祖?”“对了,听说明年会有夜市,就在东门那边。”“……”

    张绒一一回应,眉间的皱痕舒展了一些,她起身把门关上,反锁,连窗户都关了。

    高燃一看她的动作,就知道她常被她妈监视,缺少安全感。

    这个年纪跟大人讲隐私,他们当你放屁。

    张绒说,“高燃,我很羡慕你。”

    高燃惊讶的扭头,“羡慕我?”

    张绒轻轻嗯了声,“你总是无忧无虑的。”

    高燃弯了弯腰背,“其实我有重度失眠症,我还很焦虑。”

    要不是小北哥,他不死也会得精神病。

    张绒抬眼看过去,眼里就三个字“你扯谎”。

    高燃龇出一口白牙,“逗你玩儿的。”

    说真的没人信,他也很无语。

    张绒的音量很小,“你在班里的人缘好,很多人喜欢跟你一起玩,不像我。”

    她抿嘴,声音里有些失落,“我知道她们背地里说我高傲,目中无人,其实我很想跟她们玩到一块去,但是她们感兴趣的话题我都不了解。”

    高燃叹气,张绒在学校忙着学习,回家也是,不会玩,连电视都不准看。

    张绒把发丝往耳后别,“每天回到家,我妈只会问我学习的事,别的我一跟她说,她就打断,高燃,你知道吗?这样真的很烦。”

    高燃不吃花生糖了,吃不出甜味。

    短暂的沉默过后,张绒仰头看着挂在床边的风铃,“有时候我会想,死了是不是就不会有这么多烦恼了。”

    高燃震惊的看她,“你怎么……”

    张绒眨眼睛,“我说笑的。”

    她拨了拨风铃,在那串清脆声里说,“我才不会那么做呢,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我不想死,我有我的梦想要去实现。”

    “况且我是个胆小鬼。”

    顿了顿,张绒说,“我写了一封信就给我妈,打算离家出走,但是我一想到要去陌生的城市,没有钱,没有地方住,什么人都不认识,会面临很多很多问题就很烦躁,也害怕,所以我退缩了。”

    高燃吞咽唾沫,“不如你试着跟你妈妈沟通沟通。”

    张绒摇头说,“没用的。”

    “我在等,等高考结束,等我长大,我就离开这里,你呢?”

    她侧头看着少年,“高燃,你也会离开的吧?你爸妈强迫你上补习班,没收你的漫画,翻看你的抽屉,逼你做你不喜欢做的事,不尊重你的意愿,我们是一样的。”

    高燃心说,还是不一样吧?电视可以随便看,也能出去玩。

    但他没有说出口。

    高燃在张绒屋里待了半个多小时,回去拿了一罐炒米去了帅帅家,顺便把两本小说还掉,再租几本撑到年后。

    人不在。

    高燃问过帅帅大伯,才知道他去他爸那儿过年了,今早走的。

    走之前也没打电话说一声。

    高燃把炒米往车篓子里一丟,闷声骑车离开。

    租书店里人很多,老板刚上了一批新货,还有小黄书。

    高燃在里面扒了很长时间,揣着几本小说出来时是四点多,天色昏暗。

    “小同学,请问万福路35号怎么走?”

    背后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高燃的脚步一停,他转过头,看到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爷爷,你在跟我说话?”

    老人拄着拐杖走近,“对。”

    高燃指给他看,“万福路在那边,一直左拐,过三个路口走上一段应该就是35号。”

    老人说,“年纪大了,记性不好,能不能麻烦小同学带个路?”

    高燃没怎么犹豫,“好吧。”

    老人感激道,“谢谢。”

    高燃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没事儿的。”

    老人边走边问,“小同学是本地人?”

    高燃,“嗯。”

    老人的眉头皱在一起,“这里的卫生环境挺差的,治安也不行,我一条街没走完,就撞见了两个扒手。”

    高燃推着自行车往前走,车轮从路边的垃圾上碾过,“就这两年,以前不这样的。”

    老人说,“经济发展带来的弊端。”

    高燃的眼角微抽,这话题相当沉重,也相当深奥,经济发展目前不在他顾虑的范围之内。

    气氛很微妙,高燃有种应付国家领导人的错觉。

    “爷爷是来走亲戚的吗?”

    老人说,“看孙子。”

    高燃哦了声,他发现老人的身子骨硬朗,步子跟得上他,气息也不喘,没有一点吃力。

    老人叹道,“孙子不听话,一年了都没回去一趟,还得让我这个老人家大老远的过来看他,不知道他在这里忙什么。”

    高燃说笑,“爷爷,老话说,儿孙自有儿孙福。”

    老人沉吟,“也对。”

    话是那么说,表情却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等红绿灯的时候,高燃侧头打量老人,这一打量把他吓一跳。

    卧槽,眼睛跟曹狐狸一个形状,沉思的样子也有点像,他爷爷?

    高燃立刻跟老人拉开距离。

    曹老爷子皱巴巴的脸上露出几分赞赏,“不错,你很聪明,我还以为到了目的地,你都不会察觉。”

    高燃二话不说就走。

    曹老爷子抬了下手,后面两个男的上前。

    高燃被拦住,他往后扭脖子,“老人家,大街上的,你这样做,不太好吧?”

    曹老爷子和蔼的说,“只是喝杯茶。”

    高燃看看两个面无表情的壮汉,再去看老人,他思考了一分钟左右,答应了。

    不答应不行,住址跟家庭情况都是死的,一查就能查得到,跑不了。

    还不如早点打发掉。

    说是喝一杯茶,就真的是那样子。

    一杯茶见底,曹老爷子让人送高燃回家。

    高燃拒绝了。

    小北哥说曹狐狸的爷爷是有名的催眠大师,他从坐下来的那一刻起,就存了很强的防备之心,神经末梢始终紧绷着。

    喝茶的时候,高燃的意识有短暂的迷糊,持续了不到五秒,他挣扎着清醒了。

    老爷子对他动用了催眠术,一点都不意外,他有心理准备。

    真不知道祖孙俩打的什么主意。

    看人那么大年纪,高燃不好发脾气,怕把人气出个好歹。

    高燃发现了个现象。

    当初在曹狐狸的车里睡着,是他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发生的。

    第二次跟曹狐狸待在办公室里,他多了个心眼,就没睡着。

    催眠不是想催就能催成的,并不可怕。

    曹老爷子放下茶杯,“小同学,后会有期。”

    高燃头也不回的出去。

    曹老爷子脸上的笑意不见,取而代之的是难言之色。

    玉竟然都送出去了,擅作主张。

    曹老爷子扣扣桌面,阖了眼皮陷入深思。

    不多时,一人过来恭声汇报,“小少爷收到了消息,人已经过来了。”

    曹老爷子冷哼,“过来就过来呗,难不成我还怕他?”

    “走,去看热闹。”

    高燃在街上碰到了曹狐狸,大衣扣子扣错了两颗,头发也没梳理,凌乱的搭在额前,没有平时的从容淡定,很慌。

    曹世原对着少年上下一扫,确定了什么后,他垂眼剥糖果吃。

    高燃把自行车架旁边,“你爷爷对我催眠了。”

    曹世原把糖果放嘴里,舌尖卷着,气息里全是柠檬味儿,“我代他向你道歉。”

    高燃从鼻子里发出一个音,“你到现在都没承认过。”

    曹世原掀了掀眼皮,“如果你坚持认为我催眠过你,那就随你的意,我道歉。”

    一副“你无理取闹,我拿你没办法”的无奈样子。

    高燃无话可说。

    曹世原摊开手心,上面放着一颗彩色的糖果,“外地带回来的,尝尝?”

    高燃拒绝,“我不爱吃糖。”

    曹世原说是吗?“你喜欢吃甜食,怎么回回都不吃我给你的糖果?”

    高燃说,“我是喜欢吃甜的,但不代表就喜欢吃糖。”

    尤其是柠檬味,他最讨厌了。

    不对。

    高燃的脸色变得不好看,“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甜食?”

    曹世原没给回复,“爷爷没有恶意。”

    高燃就跟听到大笑话似的,“第一次见面就对我催眠,这还叫没有恶意?”

    曹世原抿唇,“的确没有。”

    高燃摆摆手,“我算是看出来了,你能把黑的说成白的,我说不过你。”

    曹世原突然伸手去拽少年的后领。

    高燃猝不及防,他用力挣脱开,把领子弄弄,“你干嘛呢?”

    曹世原笑了起来。

    那笑容分不清是愉悦,是感叹,还是什么,很怪,也很混浊,掺杂了许多杂质在里面。

    高燃看神经病一样看他一眼,转身就骑上自行车走了。

    曹世目送少年离开,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街头,再也看不见了才收回视线。

    坐进车里,曹世原拿出手机拨了个号码,“多事。”

    曹老爷子在那头说,“我是你爷爷,你的事我不能过问?”

    曹世原冷淡道,“我的事,我自会处理。”

    他的话落,不等另一头说什么,就把电话挂了。

    曹老爷子拍椅子扶手,会处理?自信过头了吧,我看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处理。

    高燃心情不好。

    帅帅一声招呼不打就走了,半路又遇到了曹狐狸跟他爷爷,祖孙俩的心思都多,看不透。

    那类人他应付不来。

    还是小北哥那样的好,不会让他有种随时都会被阴一把的感觉。

    高燃穿过主巷,拐进一条支巷里面,都这么晚了,本来还想着天黑前就回家的。

    结果倒好,肚子都饿扁了。

    巷子里黑漆漆的,高燃吹着冷风,寒意一阵一阵往他背上爬,他打了个哆嗦,神经质的回头。

    后面什么人都没有。

    高燃把头转回来,看到前面有个人影,离得近了,他认出是蒋翔家烧饭的那个阿姨。

    小北哥都没把人找着,没想到给他碰上了。

    高燃立刻单脚撑地,“阿姨,你还记得我吗?我是……”

    他的话被女人的声音打断了。

    女人的声音轻柔,“高燃,你叫高燃,是蒋翔的同桌,我知道你的名字。”

    高燃嘴里冒白气,直接了当的问道,“阿姨,那个相框是你放的吧?”

    女人也没藏着掖着,直白的承认,“对,是我放的。”

    高燃松一口气,这跟他猜测的一样,不是鬼就好。

    “你是知道封队长是我的邻居,就想引起我的注意,再通过我找上他对吗?阿姨,你为什么不直接报案?”

    女人的语气悲凉,“没有证据。”

    高燃把外套的帽子拉下来,“阿姨,你跟蒋翔的父母是?”

    女人只说了两个字,“故人。”

    高燃踩脚踏板离得更近一点点,借着月光看女人,相貌平平,眉眼给人一种亲切的感觉,身上还是那天烧饭穿的衣服,手里挎着个包,看样子是出来办事,正要回去。

    “阿姨,蒋翔的小姑被抓,小姑爷拘捕被击毙了。”

    女人笑了声,“报应。”

    高燃嗓子干,他咳嗽两声,越咳越痒,咳的满脸通红,眼泪都出来了。

    女人关心的问,“要不要喝水?我有杯子。”

    高燃说不用,他咳够了,做了几个深呼吸,喘着气说,“蒋翔今天离开了县城,估计不会再回来了。”

    女人半响说,“那孩子没有继承父母的一样优点,将来不会有大作为。”

    口吻非常冷漠,像是在评论一个毫不相干的陌生人。

    高燃不是当事人,不做任何评价,他苦哈哈的说,“阿姨,相框的事儿你真的把我给吓着了,我还以为有鬼呢。”

    “对不起。”

    女人愧疚的哭了起来,“我没有办法了,只能找你……我只能找你……”

    怎么好好的哭上了啊?高燃赶紧从车上下来,手忙脚乱,“阿姨,你别哭啊。”

    他在几个口袋里翻翻,没翻出卫生纸,出门忘带了。

    女人一直在哭,一直在重复,“我只能找你……我只能找你……”

    高燃听不懂,又慎得慌,什么叫只能找他啊?“阿姨,你说什么?”

    女人哭的越来越悲伤,声嘶力竭,“我只能找你。”

    高燃回过神来,人已经不见身影。

    他哎一声,“忘了问阿姨去哪儿了,不然还能送她回去。”

    晚上高燃等到男人进来就说,“小北哥,我跟你说啊,蒋翔家烧饭的阿姨……”

    封北打断少年,“我也正好要跟你说这个事。”

    “那个女人的尸体被发现在废弃的工厂里面,死了有些天了。”

    他脱了鞋坐到床上,“对了,你刚才想说什么?”

    高燃的脸色苍白,哆哆嗦嗦的开口,“我刚才想说,我在巷子里看到她了,还跟她说了一会儿话。”

本站推荐:农家小福女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豪婿怪医圣手叶皓轩神级龙卫撒野表小姐婚婚欲睡:顾少,轻一点朝仙道强行染指

我来自平行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谷粒只为原作者西西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西西特并收藏我来自平行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