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57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明克街13号夜的命名术最强战神龙王殿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

新谷粒 www.xinguli.net,最快更新我来自平行世界最新章节!

    求书,找书,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手机阅读更精彩,手机直接访问 m.bqg8.cc

    派出所接到封北的报案, 立即通知市局, 带队的人是石桥。

    经勘察,第一案发现场不是大门口,而是杂物间,从现场碎裂的玻璃杯跟一滩水迹来看,死者胡韵当时正在喝水。

    因为那滩血迹周围没有桌椅等家具, 放置不了东西, 除非那杯子是被死者拿在手里。

    从杂物间到门口, 这条路上有一串凌乱的血滴,可以推断出死者被凶犯从后面袭击头部, 她挣扎着往门口逃跑, 试图求救,却倒在了那里。

    封北踢开门, 尸体后移了些距离, 地上拖出一条血痕。

    由于封北不管这个案子,石桥没有将详细的尸检报告跟勘察报告跟他明说, 只说死亡时间是在晚上七点到九点之间,死因是机械性窒息。

    死者的脖子上有圈勒痕, 但只检测出她自己的指纹,初步判定是凶犯用她的随身物品将她勒死, 例如围巾。

    刚过十点, 夜生活仍在持续,离结束还有点儿距离。

    28栋底下停着警车,不少居民在那儿议论纷纷, 506对门跟隔壁都出来了,包括楼上楼下,他们半是好奇,半是恐慌。

    小区里从来就没出过命案。

    封北眯着眼睛吞云吐雾,两天前在火车上遇到胡韵,她说要去T市,托自己来探望一个住在花莲小区的旧友,这两天究竟发生了什么,遇到了什么人,让她亲自从T市那边跑到这里?

    高燃提着水果的手冰冷,他靠边站,尽量不妨碍到警方查案,“小北哥,我记得胡小姐是有一条围巾。”

    封北夹开烟问,“有吗?”

    高燃说有,他的语气笃定,“那天在火车上,我去接水来着,发现她把包落在水池边了,就提醒了她一声,当时她拉开包的拉链把半包纸巾放进去,我随意瞥了一眼,看见她的包里有条围巾,她应该是上车后拿下来了。”

    封北已经习惯少年敏锐的观察力,“围巾的款式,颜色。”

    高燃回忆了一下,“紫色菱形格子,格子是黑色的。”

    封北弹弹烟灰,“你学文,成绩会比学理要容易提上去一些。”

    高燃不以为意的撇嘴,“我不爱背课文。”

    他把话题扯回去,“那条围巾肯定会被凶手毁尸灭迹,查不到什么线索。”

    “案子的事儿让石桥队里的人来处理。”封北看看手机,“不早了,我送你去你小叔家。”

    高燃说又不远,就在小区里,离得近,“等会儿。”

    封北看出少年眼里的东西,他很熟悉,毕业那会儿刚到局里,自己也是这样,对案情特别执着,有那股子信念支撑着,几天几夜不睡觉都不觉得疲惫。

    石桥底下的人在问街坊四邻。

    邻居们对506的住户态度两极分化,男同胞们都很平和,说没怎么碰到过,不熟,不清楚是做什么的,更不晓得她跟哪些人打交道。

    女同胞们却是一致的鄙视,轻蔑,甚至是嘲讽,像是在评价一件臭气冲天的垃圾。

    “那女的成天打扮的花枝招展的,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人。”

    “就是,这么死冷的天,我们都裹的严严实实的,就她穿个裙子晃来晃去,骚得很,不是出去勾|搭男人,鬼都不信。”

    “我三次遇到她,三次都从她身上闻到很浓的香味,喷的那种香水可是高级货,铁定是哪个相好送给她的。”

    “她屋里死了个人,我看十有八九跟她脱不了干系!”

    一个刚加班回来的中年人被问,他脱口说了一句,“开按摩店的。”

    楼上蹬蹬蹬冲下来一个妇女,揪着他的耳朵就骂,“说!你是不是常去她那儿?”

    其他人都往这边看,中年人的脸一阵青一阵红,气的一把拿掉妻子的手,“你不要脸,我还要脸呢!”

    “你要脸?”妇女骂得起劲,好像看准了她男人跟506的住户有一腿,“你他妈要脸,能知道那骚|货开按摩店?”

    她开始一哭二闹三上吊的前两样,尖着声音哭骂,“大家伙都不知道,就你知道,姓王的,你了不起啊,太了不起了,今晚你要是不把话给我说明白了,我跟你没完!”

    “神经病!”

    中年人没脸待下去,骂了句就推开妻子回家。

    见一个警员跟在后面,看样子是要继续问情况,妇女一口气卡在嗓子眼,急急忙忙往家跑,生怕跑慢了一步,错过她男人在外胡搞的信息。

    石桥从屋里出来,“我这边让人查了,死者是今天上午从T市过来的,下午两点四十五到站。”

    封北把烟屁股掐灭,“小区的监控呢?”

    石桥说看了,“死者出现在画面里的时间是六点四十五,走得慢的话,她从正门口到506需要十几分钟。”

    也就是说,凶手事先藏在506,死者进门倒杯水,刚去杂物间就被遭到袭击。

    可以看到28栋楼的几个监控都没有发现可疑人物的身影。

    高燃在一旁听了会儿就主动走开一点。

    他有两个猜测,一,凶手对小区很熟悉,知道怎么全身而退,住户了解不到那个程度,保安可以,送牛奶送报纸那一类的工作人员也可以,还有就是小区的施工人员,或是参与的设计者。

    二,凶手要杀的可能不是胡韵,是506的住户,也就是她那个朋友,她倒霉,成了替死鬼。

    如果真是这样,那506的住户就危险了。

    等石桥走后,高燃把自己的分析告诉男人,“小北哥,你觉得呢?”

    封北低头凝视着少年,不语。

    高燃又喊了声。

    封北揉揉少年的头发,“你想的,跟我和石桥想的,基本相符,凶手错杀了胡韵。”

    高燃说,“那直接调查506住户的社会关系就行。”

    “要是能这么简单,皆大欢喜。”封北望着楼道小窗户外的夜色,“这个点该回来了。”

    他刚说完,就有一个女人的声音从楼底下传来,“怎么回事啊?堵这儿干嘛?一个个的都不用睡觉了?”

    高跟鞋的嗒嗒声从远到近,一个穿着光鲜亮丽,烫着波浪大卷,风韵犹存的瘦高女人出现在大家的视野里。

    来人正是506的住户,这一点从邻居们的眼神里可以看得出来。

    高燃想到了火车上有过一面之缘的女人,同样在这样的天气穿的裙子,露着大白腿,妆容精致。

    美是美,就是会冻着,肯定不好受。

    两全其美的事儿有,极为稀少,碰见了是运气,碰不见是常事,要想美,又想不受罪,难。

    小蔓戴着黑色皮手套的手拎着个红色小皮包,她勾着红唇轻笑了声,风情万种,“小朋友,你往哪儿看呢?”

    高燃尴尬的撇开视线。

    石桥上前出示证件,小蔓脸上的笑容顿时僵硬。

    警员穿着脚套进去搜集资料,完事后就回局里,今晚有得忙。

    花莲小区跟其他小区不同,地段较好,出个命案,引起的轰动跟关注特别大,封锁的工作做的很不理想,必须尽快破案,以免引起居民们不安。

    小蔓很配合,有问必答,偶尔还会附赠两句,她说她跟胡韵有一两年没见了,期间俩人没有过联系。

    俩人分开的这个时间跟石桥从封北那儿听来的一致,“那她是怎么进你家的?”

    “以前我跟她合租的那套房子,她一把,我一把,我一直没换门锁,想着过天把过天把,结果到现在也没换。”

    说到这里,小蔓伸出手指看看涂的大红色指甲油,“我哪儿晓得她没把钥匙扔掉,还留着。”

    石桥问道,“只有两把钥匙?”

    小蔓说,“三把。”

    石桥问,“另外一把呢?”

    小蔓的上半身微微前倾,丰满的上围被毛呢裙子包裹着,很是诱人,“我的记性不是很好,容易丢三落四,所以我会在门口的花盆底下放一把备用钥匙。”

    她的媚眼如丝,“石队长,怎么都没见你笑过啊,冷冰冰的,看着让人害怕。”

    石桥视若无睹,“这个事还有谁知道?”

    “就我跟她。”

    见男人不为所动,小蔓有些失望的坐回去,她拨了拨一头卷发,“石队长,你们干警察的,平时一定很辛苦吧,按摩可以消除疲劳的,要是有那个需要,我可以免费……”

    石桥打断她,“既然你们很久没来往,死者为什么来找你?”

    “我怎么知道?”小蔓的语气恶劣,“来就来吧,还死我那儿,真不知道我是倒的什么霉。”

    石桥说,“不是你叫她来的?”

    “我叫她来干嘛?吃饱了撑的?”小蔓意识到了什么,脸色变得难看,“怎么,你们怀疑我?”

    石桥不答反问,看过去的目光里存着审视,“你们不是姐妹吗?”

    小蔓说,“以前是,我跟她比亲姐妹还亲,分开后就不联系,自然也就淡了。”

    石桥问,“是因为什么原因分开的?”

    小蔓讥讽的笑笑,“女人间还不就是那些事儿,她嫉妒我胸比她大,嫉妒我男人缘比她好呗。”

    石桥没什么反应,边上的青年低头咳嗽两声。

    小蔓问能不能抽根烟。

    石桥说不能,“封队长受死者之托来探望你,说明她还是怀念你们的交情,把你当朋友。”

    小蔓的眼里浮现一抹惊讶。

    这是真的,并非伪装,她不知道死者还念着自己。

    石桥等着她的回答。

    小蔓沉默了片刻,又恢复一贯的风情,“那又怎样?”

    石桥起身,让青年接着录口供。

    “杂物间是干什么的?”

    “胡韵没走的时候住在那里,之后我就往里面堆放杂物。”

    “你早年跟死者合租,后来一个人承担房租,今年上半年成为户主。”

    “怎么,不行吗?”小蔓的反应有些过激,她说话时,姿态里透着股世俗的味道,“以前穷,可不代表以后穷。”

    “你平时都去店里?”

    “一三五六会去店里,二四七看情况,店里不忙的话,我就不去,有时候会跟朋友出去喝喝茶逛逛街做个美容,有时候懒得出门,就在家待着,不过我每天六点都会回来。”

    “那你今天为什么这么晚?”

    “今天一个老客户做东,气氛好,我多喝了几杯酒。”小蔓笑着说,“要是不信,酒桌上的一伙人都能给我作证,还有服务员。”

    青年看一眼队长。

    石桥说,“你想过没有,死者如果不去你那儿,就不会被害。”

    “你的意思是……”

    小蔓的脸煞白,“不可能!”

    她的情绪有点失控,“明明就是胡韵自己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才惹来的杀身之祸,跟我可没有半毛钱关系!”

    “我也是受害者好吗?那房子死了人,小区里都传开了,以后我卖不出去,也不敢住,只能砸在自己手里,这么大的损失,你们警方要赔我的吧?”

    石桥的面色冷峻,不跟她废话,“你自己也说了,今晚本来是在家的。”

    小蔓一下子没了声音。

    夜风冷冽,灯火依旧通明。

    高燃吃完一根辣年糕,胃里火辣辣的,“小北哥,我记得你跟我说过,胡韵是2.15碎尸案的唯一信息人,她的死会不会跟那起案子有关?”

    封北嘴边的烟忽明忽灭,“不好说。”

    高燃舔舔嘴皮子,问男人要水杯喝水,“那案子十几年了都没破。”

    封北低声叹息,“悬案悬案,都悬了,难度不是一般大,接管的换好几波人了,还是没查到点儿蛛丝马迹,我都担心会成为有生之年系列之一。”

    “不一定的,搞不好一个很小的案子就会牵出来关键线索。”

    高燃仰头看男人口鼻喷烟,他吸口气,吸进来些许烟草味,“小北哥,你算过自己一天抽多少根烟没?”

    封北懒懒的说,“最少一包,最多两包。”

    高燃瞪眼,“不想活了你!”

    封北一脸无奈的样儿,“不抽烟,你哥我浑身都难受。”

    高燃哼笑,“等你往病床上那么一躺,这儿插个管子,那儿插个管子,这儿切掉一点,那儿切掉一点,你就好受了。”

    封北黑着脸把大半截烟碾灭了丢垃圾篓里,“行了,不抽了。”

    “明儿还不是一样抽。”高燃咕哝一句,他搓搓手,嘴里冒出一团白气,“好冷啊,该不会还要下大雪吧?”

    封北说没准儿,老天爷可会玩了,“送你回去吧。”

    高燃扭头,“那你呢?”

    封北给少年把外套的帽子捞起来扣到头上,“我待会儿要去找石桥。”

    高燃哦了声,“我们坐几点的车回去?”

    封北说,“明儿再看。”

    他弯腰摸摸少年被踢的地儿,“还疼不疼?”

    高燃说不疼了。

    封北绷着脸低骂,“操,你那个堂弟真他妈熊,长歪了。”

    高燃说,“三年前不那样,会屁颠屁颠跟在我后面叫我哥哥,很乖。”

    可能是三年时间改变了高兴的性子。

    或者说,他那个世界的高兴跟这个世界不同,这个世界的高兴原本就是个熊样儿。

    出了命案,封北不放心,把高燃送到他小叔家门口,看着他进门才转身离开。

    门里门外是两个世界。

    赵云抱着小狗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脸上敷着块乌黑乌黑的面膜,她舍得对自己花钱,保养方面一点儿都不含糊。

    高建国能赚,赵云能花,夫妻俩在这一点上面格外的和谐。

    小狗见到高燃,又跟平时一样竖着毛瞪过来,还对他龇牙咧嘴,随时都会扑上来啃下一大块肉,看着让人头皮发麻。

    高燃没理睬,他决定以后有条件了就养只猫,还是猫咪可爱,胖橘猫那样儿就非常好。

    赵云哎一声,“小燃啊,你从外头回来,知不知道小区里出什么事了?警车呜啦呜啦的。”

    高燃说,“28栋506发现了一具女尸。”

    赵云打了个哆嗦,“女尸?谁啊?是被相好的杀的,还是家里遭了贼?”

    高燃摇头,“我不清楚。”

    赵云吐掉葡萄皮,“去年我就跟你小叔讲了的,要在家里按个监控,他说小区里有保安巡逻,不会有什么事,看吧,现在死人了。”

    “看来得赶紧按一个,你说是吧小燃?”

    “按一个好,放心些。”高燃换掉鞋进来,“小婶,我明天拿完检查报告就回去了啊。”

    赵云欲要说话,卫生间的门打开,伴随着高建国的声音,“开学还有一个多礼拜,多待些天吧,正好给小兴补补课。”

    这话一出,高燃跟赵云都很吃惊。

    补课?这是唱的哪一出?高燃为难的说,“小叔,补课的事儿我干不来的。”

    高建国倒杯水喝,“你都上高二了,成绩也不错,进步很大,初中的课本对你来说很简单。”

    高燃心说,并不。

    赵云把小狗放到地毯上,拍拍它的屁股让它上一边玩儿去,“建国,小兴的课一向不都是X中的几个老师来的吗?”

    她,“小燃虽然上高二了,但他自己还是个学生,况且初中的知识他忘的也差不多了,怎么能给笑醒补课,这不是闹着玩是什么?”

    高建国说,“补课是次要的,主要是想让小燃改改他性格上的毛病。”

    赵云说,“我没觉得他的性格有什么毛病。”

    高建国把水杯扣在茶几上面,“你把用在美容跟购物上的时间拿三分之一来他,就不会说刚才那种话。”

    赵云冷下脸,“小燃还在呢,你非要跟我吵是吧?”

    高建国还是那副不温不火的态度,“但凡是个有眼睛的都能看得出来,你儿子已经目中无人到了什么地步,你跟我说他没毛病?”

    赵云坐回沙发上,拿了个葡萄吃,“小孩子不都那样吗?叛逆期过了就好了。”

    高建国说,“那怎么小燃就没叛逆期?”

    高燃挠挠脸,我也有啊小叔,只是你不知道而已,“那什么,小叔小婶,你们……”

    他的话声被开门声打断。

    高燃看着从房里出来的人,嘴角抽了抽,他忘了,这家伙是在他前面进的小区,一直在家,看样子是全听见了。

    高兴手指着高燃,一字一顿,“爸,我不要他给我补课,这件事我不会同意的,绝对不会。”

    看起来颇有老总的架势。

    真正的老总高建国没把他放在眼里,“你同不同意都不重要,我不是在征求你的意见。”

    高燃瞥向高兴,好家伙,人一脸要吃人的表情,他以为堂弟怎么也要跟小叔闹上一闹,没想到对方转头就走,房门摔的巨响。

    还是个未成年,吃喝全依赖着家里,小少爷要是没钱花,那还不得哭死。

    高燃说,“小叔,我真不行。”

    高建国皱眉,“是不是小兴给你气受了?你是他哥,他要是在你面前横,你可以随便教训他,我跟你小婶都不会说一句。”

    高燃想起来什么,“他还在练跆拳道?”

    高建国尚未说话,赵云就出了声,言语里尽是骄傲,“练着呢,他现在是黑带三段,教练说他悟性高,还说他有望到黑带四段。”

    高燃无话可说。

    卧槽,黑带三段?没法玩了。

    时间一到,赵云就撕了面膜去卫生间冲洗,特讲究。

    高燃的视线从小婶身上收回,他偷偷去看小叔,若有所思着什么。

    高建国沉吟几个瞬息,叠着腿说,“这样吧,小燃,你待到十五,在我这儿把元宵过了。”

    高的眼睛瞪大,“十、十五?”

    高建国说,“那天我会去把你奶奶跟你爸妈接来过节,到时候你跟你爸妈一块儿回去。”

    高燃听小叔这么说,他愣了下才想起来奶奶要来这边住了,房子是大,但商品房跟楼房的区别不小,不知道能不能住的习惯,“高兴那边……”

    高建国摆手,“不用管他。”

    高燃抿抿嘴,“小叔,我跟高兴真的合不来。”就在今晚,他无意间抓住了高兴的小尾巴,对方给了他一脚。

    高建国叹口气,“我就他一个儿子,他不成器,我不放心把这么大的家业交到他手里,小燃你性格好,人也机灵,我是想趁机让他从你身上学到点东西,受到些影响。”

    “小叔你还年轻。”

    高燃说的是真话,小叔的事业混的风生水起,大场面见得过,穿衣打扮都很体面,身上有种成熟稳重的气息,不知情的以为他也就三十出头。

    高建国摇头,“不年轻了。”

    他忽然说,“你爸的身体没以前好,他干电工不是长久之计,我看看能不能给他找一份坐办公室的工作,不会那么危险,也不用风吹日晒。”

    “谢谢小叔。”

    高燃的嘴角一咧,开心的笑起来,心里却挺烦闷的,小叔搞了这一出,自己就必须待到十五,还得应付高兴那小子。

本站推荐:农家小福女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豪婿怪医圣手叶皓轩神级龙卫撒野表小姐婚婚欲睡:顾少,轻一点朝仙道强行染指

我来自平行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谷粒只为原作者西西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西西特并收藏我来自平行世界最新章节